tumbleweed 发表于 2009-9-20 23:32:31

哥哥,你好

本帖最后由 tumbleweed 于 2009-9-22 21:05 编辑

电脑屏幕上永远是你一袭华衣,半躺在车厢里温柔凝视的目光。
早晨只要听到《无心睡眠》,再混沌困倦也顿时目光灼灼神采奕奕。
铃声是《共同渡过》,那么好听的旋律。我不由可惜电话稀少,在它响起时不舍接听。
我已经渐渐数不清多少个细节里浇铸进了你的身影。爱你,是生存状态,是生活本身。所以我们会说,时日越多,我越静默。
那么,当我尚未彻底静默,将你沉淀在心中最底层的时候,再说一说,你予我的这一切。

哥哥,你好

之前的回忆单薄稀少,因为没有任何机会可以去认识你,连后悔都无处安放。当我有了追寻的自由和力量,远远看到的是你的背影。这样也好,至少,只是迟到,不算错过。虽没有与你共同渡过的幸运,能在回望中被你的光芒照耀过温暖过,也是另一种缘份。你是我无心邂逅却一往而深的遇见,这样十全十美,合我心意,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不曾关注香港娱乐圈不曾追星,我以为将这样波澜不惊平淡无奇地度过学生时期,过渡到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但偏偏,不曾变成了曾经。从无这样倾心于一人并以此为最大的骄傲,也觉得再无心力对第二人青眼有加。上学期尚且饶有兴趣地上网看MJ的演唱会,兴致勃勃地期待伦敦将会见证又一个传奇。因为你,我看到世间有奇迹有大美。而当那个神话以我始料未及的速度骤然破灭时,我失去了靠近的勇气。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但我知道,你已经教会了我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不跟风,不妄言。我相信你。

哥哥,你好

演唱会已经看到了10遍,20遍。我仍不知疲倦以此为乐。你的东西如陈年佳酿般历久弥新。我想念你低音慵懒性感,高音意蕴悠长,一声声如耳畔私语。虽然每次K歌都几乎将你的歌翻了大半,但其实你的歌,最适合独自享用——是的,享用。私人的,极致的,享受。《红颜白发》听得我于深夜迷蒙中在被子里哭了出来。像你自己说的,你是真正“俾heart”来做音乐的。我也很不好意思地承认,97偷情差不多是我沦陷的根源,自此发现自己“咸湿女”的本质。你不会在一旁得意地笑了吧?明知这是你故意调侃我们,可是谁有你做得这样漂亮大方天衣无缝?我尤记得当时惊艳地面红耳热,心跳,呼吸,都不正常了。从此一听前奏,脑海里便是你黑衣翻涌如晦暗中的花朵恣意绽放的场面。我是不是还忘了告诉你,一直觉得你唱《Monica》时发M的音特别好看。后来看到《最热》里的《Miss You Much》才明白原来我是喜欢你抿嘴唇的神情———一点点任性,一点点倔强,那种旁若无人的强大气场呀,连一个孩子气的表情都有浑然天成的性感。

哥哥,你真是把我的喜好观念底线捶打延展了一遍又一遍,从挑几首自认能接受的歌——《风继续吹》,《为你钟情》那样的,到后来《暴风一族》,《不羁的风》……整整一个学期,我的Mp3里回环往复,只有你的歌,只有你。

89告别上,你丰神俊朗面如冠玉。不靠舞台造型灯光,用神态和声音做最完美的装饰。多么奢侈的一场演唱会啊,3个多小时的特写镜头,几乎能看清你每个细微的表情,你眉尖轻轻一蹙旋即展开笑颜。你低头,抿嘴,落泪,让见者心碎。你沿着观众席,边走边唱《共同渡过》。郑重的,缓缓的,将每个字里都揉进了十多年的时光。屏幕上滑过一幅幅巡回演出及歌迷聚会的剪影,与现场的鲜花,掌声,欢呼声交错在一起,好像你一路跌宕起伏,在自己的回忆里走了个轮回。我听着,看着,竟也生出几分沧海桑田的慨叹。这是我学会的第一首歌,你说,活在你心内,分开也像同渡过。

我把热情放到最后才看,生怕自己不够前卫不够艺术,亵渎了你的美。即使有了准备,还是极大地震惊——才爱上80年代你青春飞扬生气勃勃,像一只汁液饱满的大苹果。才习惯90年代你笑靥纯真目光魅惑,在写意人生中涵养出一身的精致,你忽地又长发盈肩须根绕唇,不允许我沉溺于习惯和常理停滞不前。做你的粉丝是要连奔带跑,才能赶上你变化万千的速度啊!流行到艺术的距离,这么远,这么近。如果说你之前的演唱会给了我享受和感动,那么热情,是一场灵魂的释放与震撼,透过它我看到你生命的质地,气息洁净,风尘不染。而此时,歌曲,服装,造型,都只是传递和表达的形式而已。你活得这样认真,坚定,忠于自我,从生命内核往外一层层散发出的力量温暖柔和,持久有力,是当之无愧的精神偶像。狄龙大哥说:哥哥在我心目之中,就好像月亮一样。千江有水,千江月,江有千万,水有千万,哥哥就是月亮,月亮只有一个。是的,即使岁月流转,你依然如天际一轮清辉,可以一直照耀下去。

哥哥,你好

你的电影我只看了一小部分。缘起《霸王别姬》,钟情《春光乍泄》。还有一些电影存在电脑里迟迟不动。因为觉得珍贵,越是郑重,越是迟疑。怕故事的完整性被打断,欣赏效果打了折扣。在宿舍担心中途只言片语的交谈,在家担心父母张望叮嘱。担心短信担心电话,担心状态不够良好时间不够充裕,总想在一个万全的时刻才去触碰。我瞻前顾后,等了又等。这是不是所谓的关心则乱?我宁可一再重温看过的电影,好在你总教人百看不厌。我也给自己留了一分期待——看,还有好多“新片”我不曾看过。

其实我是个有点贪心的人,看你的电影总觉得不过瘾,挑剔剧本不够好,惋惜你的戏份太少。即使是《霸王别姬》,即使你的扮相无懈可击,艳不可挡,我却总在心里暗自揣测那层厚重的油彩下,你的每一个神情散发出的美感,犹如清风拂面。说到底,我是那样恍惚,我想要看的明明是你,在看电影时却总是想不起你。张国荣,唯独在那几个小时里是模糊的虚淡的,需要时刻提醒才会记起。我看到的是栩栩如生的程蝶衣,何宝荣,十二少,宁采臣,阿飞……他们的悲喜都是你给的,但他们再逼真,也不是你。

哥哥,你好

当我试图整理这段不算太久的日子,却发现关于你的回忆已经这么长,想要完整地表述是如此艰辛和庞杂。而那些将你的电影,发型,服饰,品位喜好都细细编写成一部通史的人们,心底有多么强大的毅力和爱心?

我的日子就这样匆忙起来,看碟,听歌,写文,回帖,填满了生活的每个缝隙。更在无意中将和你有关的零零总总,统统纳入关注范围,一头扎进去弥补原来的空白。我原以为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众人口中“文化的沙漠”里原来有一整片绿洲,欣赏这些人,这些物,即使不能学富五车,大气而自在地生活,却也大大开阔了我的视野。这个夏天的末尾,去了一次香港,在你生活的城市里行走。窄街小巷,招牌低垂,这个怀旧与时尚感俱足的地方,处处散发着别具一格的风情。路过每一家音像店都忍不住进去寻找你的声音,戴上耳机试听你的唱片,摇头晃脑自得其乐。夜里坐天星小轮缓缓驶过维港,海面泛起旖旎的波光,两岸璀璨的霓虹遮不住天上一轮明月。我仰头,忍不住想,哥哥,这是不是你看过的那一片风景?

哥哥,你好

写了一个深夜又一个白天,心里的温情径直涌了上来,大约是受到你温暖和煦的气场感染,出去喝口水吃个苹果都轻轻地笑,因为这些记忆偷偷地欢乐。从未写过长文给你,这篇,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当初我茫然所知地撞进来,并没有想过这是个不可能完美的结果;一步步靠近时,虽然想到了,早已无法转圜。你进驻在我的生活里,你进驻在我心里。以前看过一个长篇,纪念每一个和你共处的片刻。初看艳羡,再看伤怀,后来,不忍再看。原来,拥有那一刻的幸运,日后的伤情也是加倍的。若是记忆萦怀,我选择想念你活泼可爱的神情和笑意,选择仰望你最夺目的光芒,甚至希望有一天,生命里能拥有你遗留的美好。你是不是也希望这样被我们记住?

有句话,说给你听——当美丽化为灰尘,还有时间沉淀出宝石。


2009.9.20

rachel8240 发表于 2009-9-25 00:32:57

本帖最后由 rachel8240 于 2009-9-25 00:42 编辑

有一句贴切的描述:时日越长,我越静默~不过啦,时不时有个小高潮也挺好的,他有千种表情风味,你也可以有千种表达痴迷的方式啊~
所以,偶们支持你(包括以现在的方式)!!!!

颠倒众生 发表于 2009-9-27 10:40:28

亲爱的,我来了!在你上课的时候,我顺利的注册并迅速的找到了“风中滚”。温润的文字,一如你的头像——温润如玉的那个他。用这首纪弦的诗做这篇文的注解吧。菜汤的淡味,乌云的颜色,孩子的眼睛,胸口的朱砂痣,心底裹着的珠....人生的况味,全在这些不相干的事儿上,不着一色,却教人窥见人生的底色。

                               傍晚的家有了乌云的颜色,
                             风来小小的院子里,
                             数完了天上的归鸦,
                             孩子们的眼睛遂寂寞了。
  
                            晚饭时妻的琐碎的话——   
                            几年前的旧事已如烟了,   
                            而在青菜汤的淡味里,   
                            我觉出了一些生之凄凉。

jianglijuan2474 发表于 2009-10-3 22:39:40

这样的午夜,我很想去香港,这座城市和你一样变化莫测,怀念你,哥哥。楼主啊,在你华丽丽滴文章前,我只是觉得配上东京爱情故事的那个钢琴曲一定会很好听~~~

昨迩听见 发表于 2013-12-26 16:08:46

哥哥 ,你好~就好~:victory: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哥哥,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