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0617 发表于 2009-10-5 21:17:39

静水深流——纪念我们的六年

静水深流——纪念我们的六年

潮水是无家的,只有静水深流,才有家的方向。

秋分。

被一根鱼刺卡住喉咙,一整天不停的喝水说不出话来,许久不联系的老同学问起近况,我边鼓捣鱼刺边与她聊天,从学业到感情生活,无非是这些无趣的琐事,若干年我一直充当倾听者未变,任由对方滔滔不绝。

“怎么样呢?工作还不错吧,平时都干什么呢?也不出去玩?”
摸着良心说,天生的宅女一名。
“以前同学还联系么?找你聚会你也没一次约得上,不知道还以为你多忙呢。”
做一休一的,挺累的,休息就不愿意往外跑了呗。我实话实说,认真敷衍。
“前几天哥哥生日,跟荣迷一起?”
我顿了顿。
“这么多年了,你还喜欢张国荣……”
我轻轻笑了,她说,您总算有点实质性反应了。

秋风拂过,凉风告诉我一年又要到头了,又要开始为年底忙碌了,凉风也告诉我,最适合想念的季节来了。

现在上班的地方在以前老屋的附近,地处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不是鬼使神差在拿前途玩笑,就为那扇挤碎的玻璃大门,就为那个曾经拥有过他几分钟的舞台,所以来到这家电影院上班,连领导都看出来小心地问,你是为他才来这上班啊?我总故意装一脸无所谓说,这也是种缘分,有何不好呢?

下车步行,听歌,沿着足迹去单位,从开始喜欢到现在,我已经经历了两次搬家,地方越来越远越来越偏僻,但是还好,那些很深刻很珍贵的记忆我全都没有拉下,带着它们一起,辗转,过渡,时至今日……

那年14岁。

我再翻开那年的日记,稚气的钢笔字,一字一句的歌词,心情,做的关于你的梦,都是那样的认真,一点点小事,一点点细节,都不愿漏掉。
因为文理科偏科太厉害的关系,被分到了差班,自觉自尊心十分受创的我,在窗台边,握着笔,对老师充耳不闻。背着书包回到家,听到母亲躺在床上手握遥控器漫不经心说着一个关于明星的消息。我懵懂地看着眼前的画面,脑里搜索这张脸,2000年的某一天,我曾经守候在电视前等他出来唱一首《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我只记得这一幕了。而今天再见他,是他向全世界说再见。
新闻、报纸、电视在我每天中午回家吃饭的短短三十分钟里轮番轰炸着我,而我,边端着饭碗,眼睛边瞟着电视,未曾见过的神清俊朗,眼角的笑纹,却一丝一毫不显老的精致面容,在战争在硝烟的日子里,在疾病蔓延的日子里,我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爱上了你……

那年买的盗版碟还陈列在书架上,它们和正版排在一起,看到时,我常常想,那段时光,即使不那么清晰即使有马赛克即使会卡带,可还是那样美。放学回家写好作业,开着VCD,左手遥控器,一格一格暂停,一字一字抄写,比英语还陌生的粤语,一句句学唱。告别歌坛演唱会,一九八九年,一直被我固执地认为,是我们人生中唯一有意义的交集,彼岸,你泪洒红馆,此岸,我呱呱坠地,相差三十三个年头,轮回中,仍未错过你,是我最大的福气。

2003年9月。第一次只身一人参加了荣迷活动,我似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挤在玻璃门外头,看着里面的人尖叫欢呼哭泣,那时我还没分清红和偷情,还没看过左右情缘,更无法听懂连贯的粤语台词,我只是被一股强大的情感感动着,吸引着,迷惑着……继而04,05,06,一直至今,大大小小,数不胜数的相聚,从站在一旁的参与,到参与举办活动,从最初的泪眼婆娑,到现在的微笑坚强,我们一起痛过, 一起疯过, 一起感恩于他,宠爱于他,继续他。

2008年是值得感怀和铭记的一年。

“现在是2008.3.29早晨的8:32 ,我正在前往HK的班机上 ,刚刚上机时的紧张情绪现在全消 ,抬起头看到的便是----梦里蓝天。爱了你五年,总算熬到了去香港,去这座生你养你的城市一看究竟,虽然之前好多人问我是否兴奋,我总答曰:不是兴奋,而是紧张。机窗外美极了... 从未见过的美丽,正亲身经历,机舱内,有爱你的人和爱你的心。”

露天演唱会,从里到外湿的通通透透,雨水泪水分不清的感觉我还记忆犹新;红馆最后一晚的演唱会,灯光亮起,观众陆续离场时,那头皮发麻双脚发软哭得站不起来的感觉我还记忆犹新;五年的时候-----一夜长大,我真正地深切地体会了这四个字的含义......

回首看看来时路,我们才走了这小小的一段而已,故事还要继续写下去。我们,还有2013的约定,和一辈子。

......

从14岁的学生时代到今年,我已经20了,就跟掰指头一样那么快,年复一年。

我心里一直会说着这句话,这些年来,奔向未来,总有伴我的最爱。
我是喜欢时不时回头看的人,每当有风吹过我必定会念念从前的快乐或是酸涩------还记得家里没安电脑时在网吧的艰苦岁月;看盗版碟看得不亦乐乎的日子;每天回家一遍热情演唱会的习惯性生活;捞着泡面,张着嘴巴对着97红傻了眼的憨样儿;因为他和家人吵架的委屈;第一次和荣迷通宵的酣畅;在KTV唱13个小时的不知疲倦;得到一串吊卡一张海报时难以抑制的喜悦与兴奋;写满他名字的纸;剪得不怎么美观的报纸;每天好像要叫一百遍哥哥才能安然入睡的傻劲儿......

而今它们转换成另一种方式,样子,气味,浸透到我的生活生命中,像水渗透到土地,已深入骨髓。

六年,恒温寂静取代了当年的狂热炽烈,六年,看到的听到的逐渐学会装进心里;六年,伤感愈来越少,满足与幸福感愈来愈多,六年,眼泪,也学会笑了。

前阵去讲堂,洗好花瓶擦好桌子,蒲团前,竟忘了想说什么,也许该说的在路上都已经说了,到了跟前又难以启齿了,今年四一,在汉源书屋里留下了几行,大意为,我已长大。
长大,是这些年来心里默默念的最多的,它渐渐替代那三个字,因为只有它才能更好诠释那三个字的意义,积极工作,努力生活,除了这些,我无以为报这些年来的得到。

我知道,爱若是潮水始终会退却,只有静水深流,爱才会有家的方向,爱才能找到平衡。
一起奔向未来的时候,别忘记身边还有他,心中还有他,我们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哲惠 发表于 2009-10-5 21:30:12

顶!!!!!!!!!!!!!!!!!!!!

Iris... 发表于 2009-10-5 21:35:26

六年,眼泪,也学会笑了。

梦月缥缈 发表于 2009-10-7 14:45:59

我在这用的居然也是这个头像~
话说,我都是由14岁开始的呢。。从最初的狂热到现在的渐渐淡定,自始至终,我们情怀未变~
PS:谦谦真的打算一直在大光明干下去吗?觉得你好伟大啊,呵呵~

麦妹 发表于 2009-10-12 12:07:36

我也好想有这么久,可以大声喊出,我已经爱他很久。
不过没有经历这么久,我要慢慢来!享受这么久~

PS:七年之痒了要!你注意点!!

迷蒙的花樹 发表于 2009-10-12 12:35:11

哎看得我心裡潮潮的
彈指一瞬啊~6年了……

gishako 发表于 2009-10-12 12:45:46

up~~
飞过

菜包_echo 发表于 2009-10-12 13:01:08

很多年以前,我拥有了许多与哥哥有关的回忆,但是却充耳不闻地错过了,如今却要靠搜刮记忆来弥补空缺,曾经也是喜欢过他的,但是不懂爱、不懂信仰,什么都不懂的我,只是喜欢荧屏上动人的他,只知他的名字叫张国荣,Leslie或者哥哥,对我是太陌生的字眼。
6年后,真真正正愿意面对自己的迷恋了。原来这六年之间,读着、看着、听着有关他的一切,眼泪已说明了一切,知道他原来是如此优秀的歌手、惊叹原来他只能被称为天皇巨星,一切的一切,他走后的六年,慢慢地累积在我心,才知,或许某一时我早对他心动过。
或许注定要用生生世世来爱他,才被划为后荣迷,只能用无尽的爱弥补曾经逝去的一切。
有些人注定不死的,比如哥哥。

爱国爱荣 发表于 2009-10-12 13:12:50

往事恍如昨日。。。
一切历历在目
你的一切
停留在我们心中 直到永远

灯心草 发表于 2009-10-12 13:16:48

2000年的某一天,我曾经守候在电视前等他出来唱一首《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我只记得这一幕了.
======================

+1
现在想来很多东西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那个时候对他的了解只是一个名字的模糊概念,却执着地守着那节目为听他的这歌

我总会成为爱上你,无论早晚,谢谢你收我做你的迷

(抱抱,写得真好 ^_^)

灯心草 发表于 2009-10-12 13:17:09

2000年的某一天,我曾经守候在电视前等他出来唱一首《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我只记得这一幕了.
======================

+1
现在想来很多东西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那个时候对他的了解只是一个名字的模糊概念,却执着地守着那节目为听他的这歌

我总会成为爱上你,无论早晚,谢谢你收我做你的迷

(抱抱,写得真好 ^_^)

花开の声音 发表于 2009-10-12 13:21:34

小倩的感情好细腻,好文

leslieshiyi 发表于 2009-10-12 14:01:56

小倩长大了,我一直觉得错过了哥哥但是能拥有跟你们一起的回忆也是人生的一大收获。

茶茶 发表于 2009-10-12 14:13:54

一字一句都认真看了,小倩在那里做事,想起来也挺不可思议的。韶光静好,爱渊源流长

木子雪 发表于 2009-10-12 15:44:26

丫头长大了。心思细腻且知书达理,时间沉淀了你这样的孩子,留下了更多的——荣迷。

yume 发表于 2009-10-19 10:42:25

顶!!!!

我很爱哥哥 发表于 2013-1-30 00:16:59

“我们,还有2013的约定,和一辈子。”厉害,真被你预计到了,等到了。今年的4月!:hug:

一笑奈何vagal 发表于 2013-11-21 23:05:58

只有静水深流,爱才会有家的方向,爱才能找到平衡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静水深流——纪念我们的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