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冰卿 发表于 2009-10-10 02:26:38

今生因你痴狂

本帖最后由 沈冰卿 于 2009-10-18 01:00 编辑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Leslie,今生因你痴狂。
      
       一向冷静自持,从未狂热地投入到任何仪式中,却在你离去后,思忆成狂,一发不可收拾。每年愚人节,都会燃一盆火,不做他用,只为暖心。默然看火苗跃动,橙红的暖光映在眉上、心间,将内里的寒冷驱赶到角落。

       这一抹绝艳的晚霞红,似你,张扬、明亮、温和。被触怒了,却十分灼人。圈内圈外的人说起你,总说你阴柔多于阳刚。然就是这样一个偏于柔媚的你,敢于当着千万人穿起透视装、贝壳裙、红色高跟鞋,在舞台上摇曳。你的美模糊了性别的界限,颠倒众生。你勇敢地告诉世人:美,是没有性别之分的。这样的气魄,足以震慑世人。试问芸芸众生中,又有谁似你般坦率,敢于以女装示人,表露自己内敛的风情?那些指责你的人,又有何立场呢。他们躲在角落里暗箭伤人,却不敢堂堂正正走出来,与你一决高下。你把刚阳血性的锋芒都收在骨子里,总是轻柔的笑着,温暖无比却英气逼人。

       火光氤氲中,你柔和的面容,温婉的浮笑,渐渐清晰。眼光脉脉流转间,衷肠已诉。这样夜阑人静的时刻,静默无言的相对,又会有多少。什么都不说,生怕惊动你沉静已久的灵魂。猎猎火光中,你容颜渐淡,似一缕轻烟,与夜色融成一片,弥散在茫茫太虚中。仅余满地灰烬。思念成灰,满地的灰烬寸寸是柔肠,寸寸是追忆。

       看朱成碧思纷纷,支离憔悴为忆君。

       哥哥,对你的眷恋很长很长,是一条宽广河流也流不完的长。



       大家都叫你“哥哥”,这是个很亲昵的称呼,让人突然觉得和你没有距离,而你也似乎看淡了一切,或阳刚或柔媚地展现在人前,在那些声光音影里美丽着。

       忘不了那一出《霸王别姬》,你盛妆如画,踏着凌波步款款而来,罗袜生尘。一双凤眸眼稍上挑,顾盼神飞。犹如莲花初现,刹那芳华,让天地黯然失色。倾国倾城,仅在俯仰之间。墨色瞳仁幽深似海,平静如镜,看透世尘种种,灵台一点清明,面上并无悲喜。

       哥哥,你永远都深沉如许,明净如许。

       真虞姬假霸王,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眼波流转间,爱恨已了。程蝶衣翩翩化蝶,凄美得如同夕阳西斜时那一抹绚烂的彩霞,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也胜不过那似浓还淡,似有还无的哀伤。

       虞姬倒地,血泊中开出惊艳繁花。而你,就是风骨傲然的一株虞美人。


   
       除了虞美人,再也想不到与你相称的花。花瓣明艳纤巧,高洁芳远,以落寞之姿遗世独立。盏盏沐浴在熹微的晨光中,似千万盏清醇的琼露。

       陈凯歌说,没有你就没有《霸王别姬》。你成全了《霸王别姬》,《霸王别姬》也成全了你。也许戏中的梨园名伶真的就是你,你借了他人的戏码面具兀自在戏中演着一场又一场悲欢离合。

       你在台上一如既往的飞扬洒脱,风情万种。灯光流转间柔情似水,倾国倾城。然而,是不是我们被你耀眼的风姿迷了眼,太过专注于你的歌声魅影,却忽略了你背后隐藏的失落和忧伤?或许我们都没有读懂你,这个处女座的感情纤细的男人。你犹如一叶孤舟,单独飘泛与阒黑的汪洋之上,却始终等不来一抹温暖明亮的灯火。眼睁睁看着属于自己的光黯淡下去,一点点沉沦在冰冷的深海中,被黑暗吞没。

       忘不了《阿飞正传》里那个玩世不恭,风一般不羁又洒脱的男人。你借他的口说:“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你眉目间是褪不去的颓废沧桑。凝望中有一道疼痛划过胸腔,来自左心房。

       如今,无脚鸟已有了永恒的归宿。它的灵魂依旧在四处漂泊,风中,雨中,荣迷们的心中。

       你说,猫有九命,当演员却可以超过这个数,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条命。所以你不会老,永远在那些光影声色中美丽着。你在,传说就不会泯灭。无论多少年过去,你依旧眉目如画,风华绝代。

       喜欢你用低沉的磁性嗓音唱《我》: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开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这就是你的心声。你在自己的世界里恣意欢唱,张扬生活,随心所欲。任世人嬉笑怒骂,你只追随自己的意愿活着,你和唐生的旷世情缘感人至深,对所有鄙夷的目光一笑置之。你就是那一朵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像蔷薇一样赤裸裸地绽放,开成一抹化不开的红。

       记得89年的告别歌坛演唱会上,33岁正值壮年的你宣布退出歌坛。你事业如日中天招人妒忌,天天有人寄元宝溪纸到家中,时而收到恐吓信。“张谭”之争受伤害最多的也是你,而你终于厌倦了这无止境的混乱喧嚣,选择了退出。那年的你泪洒当场,泣不成声。而后来,97年的复出演唱会上,你以一袭华贵无比的红袍横扫全场,长发飘飞,热情十足地唱《追》,说不出的妩媚、倜傥,根本让人无法抗拒。你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你不会畏惧前路的险阻、人心的险恶,你不会就此退缩!你的光和热闪耀如阳光,将黑暗驱赶得远远的。你的那首《红》,已成绝唱。你的灵魂,简约成一抹惊艳的红。

       喜欢看你的一双拂云眉,悠远干净,清冷自若,拂尽世间浊气。凝眸处,风情万种相思等闲。眉目多情如你,才华横溢如你,傲世不羁如你,总是恣情纵性,却始终放不下万千荣迷。你常言入行多年,唯一的收获便是众多真心喜欢和支持自己的歌迷影迷,时时刻刻都感谢他们,设身处地的为歌迷影迷的享受着想。你的演唱会是你一手一脚策划的,你是唯一一个能让Jean Paul Gaultier担任服装设计的亚洲艺人。哥哥,今生因你痴狂,并非只因迷醉于你的美,原来早被你隐藏在华丽外表下的灵魂所深深吸引、震服。你热心公益,乐善好施,德行超卓,广为人誉;对朋友仗义,用情专一,敬业守信……

      你做事从来追求臻于至善,一丝一毫都精益求精。王家卫谈起你,说得最多的就是你的敬业。他说和你拍《阿飞正传》,有一个镜头是你从楼上下来,正好遇上张曼玉。还没有开拍的时候,你就在片场来回地踱步,张曼玉问你干什么,你说,在练习等下那个片段的脚步声。你就是这样,总是一丝不苟,希望做到最好,连没人注意得到的脚步声都勉力为之。

       上苍是公平的,你多年来默默努力的汗水不会无端付之东流。你始终记得当初出道,演出时因配合现场气氛的需要将帽子扔到观众群去却被扔回台上的辛酸尴尬。盛名声誉都来之不易,故十分珍惜,希望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身边的人。你对人对事一向问心无愧,却很少在意自己的得失。这样的你,令人无法不敬佩。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午夜梦回,心头总泛起你苍凉的嗓音,带点伤感地唱道:“夜阑静,问有谁共鸣?”不知你在另外一个世界是否已寻到知音人?抑或还是寂寞如斯?你会否舍不得挚爱的唐生,舍不得我们?

       十一假期,回到久别的故乡。山中岁月静好。挪一张凉椅,斜靠在林荫下。手执一卷书,任心舟漂泊,读的正是《张国荣画传》,手机里放的正好是《东邪西毒》的插曲《挚爱》。幽潭滴水之音泠然,清透澄碧,仿佛见到你的眼波,在暗夜中的舞台上明灭摇曳着,寂寞如许。琴音如涟漪一圈圈荡开来,缓和地拍着缠绵悱恻的节奏,诉说着无人得知的隐秘心迹。一杆玉龙怨笛,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地辗转徘徊。吹尽了千里白雪,漠上黄沙,却吹不去心中浓重的哀愁。幽怨之声渺渺然直达九霄,透着道不尽的哀凉沧桑。阳光星星点点洒落,任微凉的山风吹拂,心比发丝凌乱。六年,流年似水转瞬即逝,不经意间你已别去这么久。六年来经历的悲欢离合太多,从一个稚嫩不堪的孩子成长为有所担当的成人的过程难以表述。哭过笑过喜过怒过,终究是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圆融清净,不再为之所动。还会有多少个六年呢,这般执恋于你的六年,也许没有尽头。似眼前这青碧的山林,亘古不改地绿下去,将悲喜点滴收纳于每棵草木的心里。

       时有彩蝶翩然而来,美丽炫目,却只是翩跹而过,了无尘心。同你一般,于这大千世界毫无留恋,流连片刻便倏然别过。哥哥,你或许是一只色彩斑斓的蝶,偶尔路过凡尘俗世,不经意间成为我们眼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闲坐在堂屋里,对一扇明窗,听风过林壑,吹拂田野,飒飒天籁不绝于耳,时闻竹叶飘落,竹子抽节,似空谷自弈之声,清脆可闻。倚在窗边,看着照进屋里的阳光从长方形慢慢斜成菱形,想你。《霸王别姬》里段小楼用“不疯魔不成活”来形容程蝶衣,如今我用“今生因你痴狂”自赋。一样的痴迷,不一样的说辞而已。

       是你吗?那个倾国倾城的虞姬,风流不羁的阿飞,淡漠内敛的西毒,痴心如许的卓一航,鲁莽冲动的帅气警官,还是俊朗憨厚的宁采臣?抑或他们都是你,都只是你隐藏在柔和面容下的另外一张脸?

       中秋月圆,清辉皎洁。漫天星火绚烂纷扰。又是一年秋凉如水,不知你是否安好?仰望深蓝夜空,泪眼模糊中看见你似星河倒倾的眼在万千星辰中浮现,唇角浮笑,风情万种。

       哥哥,今生因你痴狂。我是多么贪恋你初阳般和煦的笑容。尘世间风景绝美之处有很多,而我永远心驰神往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身边。

       你转瞬即逝的浅淡微笑,犹似天黑前最淡的一抹晚霞。多么想伸手抚平你眉梢眼角的沧桑。

       突然想起《天龙八部》的插曲《仰望》,歌词唱得百转千回。而一腔衷情未来得及倾诉你便匆匆别过。

       阳光下闪烁的那颗星
       有了你我就能看得清
       睁开眼睛我触摸到光明
       没有你我宁愿长眠不醒

       只要有你在我的视线里
       我可以穿越于天地
       仰望着你总是无法自已
       吸进你呼出的气才能维持住我的生命

       脱离了母体就是为了找寻你
       没有你不想要我自己
       在你怀里成长在你怀里死去
       就是我选择的宿命
     
       夜凉如水。天边流云随风轻移,欲乘月舟。漫天绚烂的流火,仿佛千顷向日葵映日怒放,盛极繁华。苍穹无语,微弱光线,丝丝如清泪。

凉子 发表于 2009-10-14 00:23:12

对你的眷恋很长很长,是一条宽广河流也流不完的长。

farigoule 发表于 2009-10-14 20:14:53

你的灵魂,简约成一抹惊艳的红。
红,是你的名字。

薄岚 发表于 2009-10-15 23:41:40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一切都是久违了的呵

彼岸花 发表于 2009-10-16 16:47:41

89年的时候
哥哥并没有唱《我》吧?

红绯鱼Leslie 发表于 2009-10-17 14:07:23

89年的时候  哥哥唱《我》吧?太雷人了

我很爱哥哥 发表于 2013-1-30 00:54:20

呵呵,知道了哥哥的眉叫:喜欢看你的一双拂云眉:hug: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今生因你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