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hua_yl 发表于 2009-10-14 00:54:10

遺落的記憶

遺落的記憶
張國榮逝世六周年紀念——寫在後面的話
四月,永遠只有一個名字。
四月,永遠只有一種思念。

時光荏苒,心緒似乎平靜了許多,今年卻不知為何平添了幾分感傷。
四月歸來,臺北依然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連休的假期並不能讓我感到絲毫輕鬆。記錄下今年的四月心情,我已疲憊到連照片都無心整理。我好累,卻驀然醒覺——沒有了那溫暖的雙手,那深情的歌聲……我,早已失了依靠。

拋開堆得比101更高的工作,整整三天,就只在家發呆。(想心事?其實並沒有。心已塵封,又何來心事可想……)
72小時的無所事事?——如此奢侈,是多少年都不敢祈望的。

轉眼間,又是九月。
早早在MSN的簽名標上“Happy birthday”,卻方才想起4月寫的紀念文章隨手存檔之後並未upload去自己的blog。
找、找、找!
居然……未果?“先進”的Vista系統甚至無法搜索“從X月X日到X月X日”的文件?04/01,04/02,04/03……04/06(那是我遞辭呈的日子,文章應該是在此之前完成的)耐下性子逐日搜索,卻依然無功而返。
之後改過沒有?腦海中一片混亂,我已無法確定。
隨性慣了,local drive簡直可以用“亂七八糟,毫無頭緒”來形容(又或許我所有的“條理分明”都被Job Folder佔用完了)。
只不過,這一次遺落的,是記憶。

放棄電腦,回歸原始。
卻是——提筆,茫然。
循相片“看圖索冀”?失落的記憶是心情,又豈是任何visual stimulus可以喚回?

心情……
六年來的——心情。

“你知道嗎,張國榮死了!”
“你去死吧!你死了他還活得好好的呢!”
已經忘了是哪個朋友如此“無辜”,卻清楚記得當時全不當回事的“自信滿滿”。
不想,最終卻是我錯了,錯在太過相信心中所愛會常伴左右,錯在下意識回避“失去”的痛苦(那種痛,實在太深切、太沉重……直叫人無法不恐懼)。

4月8日,沒有去上班,也沒有留在家裏。杜絕一切資訊來源。仿佛只要不看到靈車開出,便總有一天會發現這只是一個玩笑、一場騙局。我竟也可以如此自欺欺人?!

“昨天我們去唱歌了,都是張國榮的歌!好多人都哭了。”好友在電話中如是說。
我完全沒有反應,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痛到麻木嗎?不如說我已完完全全不知所措。

“你怎麼了?喜歡張國榮也沒到這種程度吧!以前沒覺得啊!”
是嗎……我也沒覺得。
從來不屬於“瘋狂”一族,從未目不斜視地致力於你一舉一動的日常瑣碎,也沒有不眠不休地守候於機場酒店只為一面之緣(當然,被歪曲、被詆毀時的激烈反應不在此列)。喜歡便喜歡了,忠實地買卡帶、看頒獎禮、看電影、買海報……告別、複出,我都只是一個台下的觀眾,相隔千里,心卻不曾遠離。
十六年。
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談不上熱愛、談不上迷戀,絕對的波瀾不驚。然而,當那個血色殷然的4月1日來臨,才驀然驚覺——竟,再無以後?!
曾幾何時,如此平凡的喜歡已經變成我生命存在的一部分,如同心跳血液呼吸——卻被生生剝離,我已連痛都感覺不到。
真的……再也……看不到你了?Leslie......

現在……再來說:
喜歡嗎?
摯愛嗎?
心情——抓不住。心被掏空,情何以堪?
默然。
黯然。
只是,
生命沒有如果,生命不能回頭。

自此,每年的3月到5月都變成了我“非正常”的日子。本不平和的性子越發易怒,往往沒來由地焦躁起來,又不好拿team裏的小朋友出氣,便常常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儘管還是會去卡拉OK唱歌,卻再也不點你的歌,就是別人點了也會讓我的心情立時一落千丈,只想早些收場才好。
各大頒獎禮、以及形形色色的紀念專題,一概拒之千里,最好隻字片語都不出現。因為我不想看到/聽到任何所謂“總結性”的言語去回顧什麼、評價什麼,好像畫下一個休止符。
日復一日,便只有過往收集的音樂、電影、圖片——我只希望填滿生活中每一個可能的角落,告訴自己說,你,還在我們身邊。

五年。
我用了整整五年來收拾心情,面對現實,哪怕殘酷。

五年後的4月1日,我終於來到香港。
看著文華的花海,我不知道人們都以怎樣的心情思念著你。所謂“傷痛總會平復,生活還要繼續”嗎?世情本薄,更何況是在商業化程度如此之高的香港?
「為何你不懂
只要有愛就有痛
有一天你會知道
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鮮少聽國語歌的我,卻被這首《當愛已成往事》困住了,在《霸王別姬》驚豔出世十五年以後。
沒有原版男女聲合唱的高亢激情,你的深沉委婉卻訴盡了生命中的無奈——又何止是感情。
此時,此地,聽著聽過無數遍的歌,卻驀然了悟。
愛,是無法比較的。
淚眼歡顏,愛的心情卻並無不同。
只要愛仍在,就是生命最美好的記憶。

匆匆,又一年。
心情,有否更多一分平靜?
無意間遺落的,能否尋回?

『這些雪花落下來,多麼白,多麼好看。過幾天太陽出來,每一片雪花都變得無影無蹤。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許許多多雪花,只不過已不是今年這些雪花罷了。』
終於,我懂了。
沿著記憶的軌跡,我重新寫下“六周年紀念”的文章,卻不再執著於尋回當日的一切。
時空變換,記憶深處的點點滴滴卻從未褪色。它或會湮沒于層層新生的離合悲喜,待到滄桑散盡,心情的痕跡一如最初,淡然卻永遠。
因為
「你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裏」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遺落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