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切换到宽版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查看: 1793|回复: 0

【文字】安琪会客室之美丽回忆

[复制链接]

1

主题

13

听众

18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0Rank: 10

UID
636
荣豆
936 颗
荣花
101 朵
星币
521 枚
帖子
99
在线时间
2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6-14
最后登录
2015-1-26
发表于 2015-1-26 11:23: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armen 于 2015-1-26 11:30 编辑



安琪会客室


文字译本:Carmen@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angel:今天来到优质生活的节目里面,有很多嘉宾在。破纪录了,这次是最多嘉宾的。其实是因为会纪念一位在香港乐坛很多人怀念他的朋友,是张国荣先生。所以今天,在我们优质生活台的(录制)厂里面,有几位不同category,大家去分享,share,life和share,share一下有关Leslie张国荣的美丽回忆。在我这边介绍一下先,他将以他个人名义开一个演唱会的,郑国江老师,郑sir你好。而在郑sir旁边的就是和Leslie合作无间的,Michael,黎小田先生,在Michael旁边这位。其实很多好朋友都来过我的节目,如果只有他无份来,似乎对他太不公平了,其实他的身份,他是最近期翻唱了张国荣作品的歌星。所以,我们今天有填词人,作曲家还有歌星。今天我的身份是,在录影厂,当然是主播啦。但,当年结识张国荣的时候,我曾经在香港的纪录是播他的歌播得最多的dj,有相为证的,很多相片在我的studio里面的。
黎小田:angel,你讲了这么久都没介绍那歌星叫什么名。
angel:因为我们是电视啦,刚才已经打出了名字(字幕)了。
黎小田:那你也要说的嘛。
曾航生:我们已经很熟的了。
黎小田:很熟也要说的嘛。
angel:电视就有这个好处,电视会有字幕出的嘛,刚才都很大的字幕打出了‘黎小田先生’、‘曾航生先生’以及‘郑sir’的。其实今天想讲一些,用一个比较愉悦些的心情,不是太沉重的心情,去怀缅回顾一下Leslie逝世8周年的纪念。
黎小田:谁先讲。
郑国江:你吧。
黎小田:张国荣,他参加以前丽的电视的一个歌唱比赛,叫‘亚洲歌唱比赛’,我们请亚洲不同的电视台派两位歌手来参与,香港是主办,所以我们就派了4位,他是其中一位。他同我当时是有分歧的,他当时的参赛歌,就要唱7、8分钟,American pie,很长,我就cut短了,每人只能3-4分钟。因为air time不能够这么长,他后来也有签唱片公司,当时和丽的拍剧也拍得很好,《浮生六劫》也做得挺好。
angel:《甜甜二十四味》。
黎小田:是呀,那些青春剧,之后,我就离开了丽的,就去了无线的华星唱片,就把他也扯过去了。请了郑国江填词等等。我们终于都合作了一只歌,叫什么名?
郑国江:你说啦。
黎小田:你说啦。
郑国江:你说啦。
黎小田:‘侬本多情’嘛,好像只是一个短剧来的,十集。
郑国江:他们当时宣传都挺大的,是在暑假做的。
黎小田:是吴昊导演的,吴昊现在在电影资料馆做。他那时候做导演,这部戏就捧红了他,吴君如、商天娥,就是一个比较50、60年代的剧,所以写了一首歌是比较怀旧式的,‘侬本多情’他就唱了,好heat啦。
郑国江:这首歌,其实是一个误会来的,当时他们告诉我,他们会拍《倾城之恋》,拍《倾城之恋》,我就回去看小说了,整本小说地看完,其实《侬本多情》就是写《倾城之恋》,我是完全不知它是这样一部剧来的,结果好彩讲的都是那个年代的爱情小说,都是比较风花雪月,比较浪漫的,都是这种感觉,所以都‘中’(合适)的。不过不‘中’的就是我们的歌名本来是叫‘一串梦’的。
黎小田:‘一串梦’是另外一只歌来的吧?
郑国江:不是,你之前写了‘一片痴’嘛。所以紧接着这首歌,就叫做‘一串梦’,承接着这个势头嘛。出来后,成了‘侬本多情’。我都不知道。
黎小田:因为‘侬本多情’,个侬字,其实是上海话来的。是你本多情的意思嘛。
郑国江:是啊。
黎小田:所以呢,就用了这个名。还挺好的。
郑国江:但是我们广东大戏,个‘侬’字是女人自称来的。侬家,是我们自己的意思。侬本多情,应该是那女主角自述。
黎小田:但是是男主角唱哦。
郑国江:很精彩。
黎小田:讲起来是很多东西的。
郑国江:其中那句就是说‘或许天生多情,方被爱情玩弄’
黎小田:‘是我天生多情,方被爱情玩弄’就像我这样的。最后还是孤家寡人嘛。
郑国江:没想过是写你的哦。我和你都这么熟了。原来用你来代入了(歌中主角)都不知道,哈。
黎小田:郑sir有个演唱会啦,我们最近合作的一首是由林莉唱的。
angel:哦,应该是宗教慈善方面的。
黎小田:是。
angel:上年在伊馆,帮宗教团体的,我也见到两位出席。
黎小田:是。
angel:是。好像首歌叫做‘愉快笑一笑’,要帮帮林莉。林莉也是熬得很辛苦。
黎小田:不是呀,她熬得辛苦?她在台湾都不知道多风流。
郑国江:哗,爆料呀?
黎小田:我很多料爆的。因为她在台湾拍剧,拍了有几年了。
郑国江:一段时间。
黎小田:一段时间。然后回来tvb拍剧,拍了几套都挺红的,还拍了电影,她不是熬得很辛苦。
angel:在facebook,她自己讲的嘛,说什么咸苦都熬过了。
黎小田:所以我就不上facebook的,我告诉你,把这些事自己藏起来,低调些。
angel:曾航生,他最新的一张唱片,就翻唱了Leslie的一首‘默默向上游’。其实这一首歌,在我自己做电台的时候,应该是全香港的记录内,我是播得最多的。
郑国江:多谢,多谢。
angel:是的,真的是播得最多的。那是为什么呢,这首歌它也不是特别hit,未致于hit到例如‘侬本多情’、‘风继续吹’那些,但对于我们当时青少年时候,很多抑郁的,一听到这些歌词,比如说‘幸运不肯轻招手,冷雨凄风继续有,我愿苦痛变力量,默默忍泪向上游’,哗,就是听到这些歌词,觉得‘今天升职也没有我份’‘收听率最高又好像未轮到我,妹妹我只是刚刚入行’真是默默忍泪向上游,凭着这些说话,你一定要熬下去,但是我一直在其他教育机构和你合作,都是说你的作品。但我在网上看,就是说黄沾的,所以我就希望在今天我们优质生活台,带点真相,带点事实给我们的观众,因为在网上,这首歌很混淆。
郑国江:很多,不止是这首,很多那个年代的作品,都是这样,要不就写错我,要不就是写错黄沾,不是写错黄沾,就写错卢国沾,很多这种现象。
黎小田:这些一定是那些监制不小心。没有double check,
曾航生:有时因为太多作品了。
郑国江:其实这首歌,Leslie做一个电影叫《鼓手》。
angel:和钟保罗嘛。
郑国江:是里面的几首歌来的。当时Leslie还未过华星的。
黎小田:未。
郑国江:是为这个电影写的。
angel: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宝丽多哦。
郑国江:我记得那时候的歌词是‘我愿做个鼓手’的。后来他唱的时候,就唱成了‘要做歌手’。
黎小田:很难讲的,因为其实我告诉你,Leslie,我还有三首歌,仍然在我这里,未出版的。
angel:哗!
郑国江:录了音的?
黎小田:录了音的。
郑国江:哗,很珍贵呀。
黎小田:是呀。很多人叫我卖掉它,拿去出版了。因为这是后来的了。以前我们录音的时候,不是录十首就出碟的,通常是录12、13首的,然后再选的。所以还有3首。
angel:哦!第一,现在澄清了,‘默默向上游’是你写的。
郑国江:是呀。
angel:是郑国江先生写的。ok,麻烦所有网友,麻烦改改,‘默默向上游’歌词,郑国江。第二,原来Micheal还有些(珍藏),我觉得自己是民意代表了,第1我与Leslie真是很熟,第2,当然我也是他的歌迷啦,第3,如果你还有歌未出,为什么不出呢。
黎小田:我们那时候录音,不是录了10首歌,就出10首的。
angel:当然啦,Beatles都是啦。
郑国江:我想,阿梅可能也会有很多歌。
黎小田:阿梅就,可能收了。无,无。阿梅无。
angel:那你现在在我的节目上说了出来,你不出的话,那很多人会很忐忑呢。
黎小田:我怎么可能出呢,忐忑也没办法。这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了。
郑国江:这些事需要天时地利的。这事情还真说不准的。世界上的事,完全不可以说yes or no,很多时,机会到,或者时候合适,那么很多事情就会浮现的了。
angel:那我们就很期待了。通过这集节目知道原来还有这些沧海遗珠。其实那时候是比较流行的,我在‘摇摆天使’的时候,我也播了很多英文歌的,特别留意外国乐坛,比如Beatles,他有些成员离世的时候,EMI就拿东西出来卖了,Michael Jackson的时候,也是有可出的,一定有的。我们也不好说是否是发死人财,一个公众人物,他的形象,他的作品,公众是很抱有希望的。
曾航生:我身为歌手,我就提出一点我的想法。因为很多我们录了音后,当然像Michael哥说的,你是选了几首好歌,但有时候有些歌,我们唱下去的感觉或者那化学作用,不能够结合到,那位歌手其实真不想很刻意地带给他的观众的。因为他觉得这会否伤害了听众在这首歌里面的的幻想或对歌的接受能力。举例,Leslie有我心目中,他唱歌真的是很完美。突然要出一只不是那么理想效果的歌,会不会影响他的形象呢。
郑国江:会的呀。
曾航生:我自己都是歌手,我很深明白。
angel:我们当然不同意的啦,因为当事人的要求太高了。
黎小田:不是的,因为那时候录音,不是说当事人的,我们才是话事人,是由我们把关的,他是做了演绎,但是后期怎样做,出还是不出,是由监制决定的。
郑国江:‘风继续吹’,他是不是录了很多次。
黎小田:录了很多次的。
郑国江:有次他给过一个版本给我听了,我听了说很像罗文哦。已经有一个罗文就够啦。
黎小田:因为那个时候,新人的形象是很相似的。一会说像这个,一会说像那个。当然最好就是谁也不像。
郑国江:他后来就再做了一个版本出来。
黎小田:你还记得吗,我们有首歌,你写了四次的。
郑国江:小事啦,才四次。
黎小田:梅艳芳有首叫‘梦幻的拥抱’,你们现在听到的,已经是四个版本的组合来的,那首歌真是写了四次。
郑国江:还有,欧阳菲菲,love is over,也是写了很多次的。
黎小田:写了很多次的原因,因为写完后,我们还要看,觉得能出版,才会交给歌星。有时觉得还有点欠缺,就会建议重写。
郑国江:不是的,‘梦幻的拥抱’阿梅是特别有要求的,陈淑芬,Leslie(有首歌)。
angel:经理人。
郑国江:Leslie有首歌。
黎小田:她在华星的时候。
angel:那个时候是高层咯。
黎小田:什么高层,那时候她只是秘书来的。
angel:我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高层来的。
郑国江:‘谁令我心痴’。本来是独唱的,后来改为合唱,再后来又改为独唱,还是个女的。最后又改为合唱。本来男独唱。
黎小田:现在就不是的。我所知道,现在的录音,就是写好的歌,编好了,去了录音室,歌词才fax过来。我们那时候不是的,写完歌词,要给监制,检查过了。因为广东话,是很容易咬音的。
郑国江:‘谁令我心痴’真是的千锤百练。
曾航生:真的很好呀。
黎小田:真的和现在的工作态度很不同,要有压韵,又要歌好听,又要有意境,又要有elegant。
郑国江:又要适合那歌手的性格。
黎小田:是呀。那只碟的性格,那只碟的歌手的性格,那张碟,比如我们是和梅艳芳做的careless whisper或者是曼珠莎华,那时候是华丽些的,那6只歌全部都是华丽的,就好像concert那样。
angel:这样讲下去,我们真的有点心酸啊。比如说我,我们都是在这一段日子里面走过来,不止说歌手很认真,比如说我们做dj的,第一我们是互相良性竞争的,这种竞争意识是很强的,第二我们入直播室之前,我们会把碟都听完,要把歌衔接好,比如说你刚才说的那首careless whisper,她是正在说话的,然后这首歌又接哪首,然后什么时候才报天气,什么时候报时,是很认真的。Michael,是否整个行业,我记得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上节目来,他那集一出,大伙都争相回应,是否是一个字拖累了我们的行业,这个字就是‘耍(马虎的态度)’,高志森一言记之曰‘耍’。因为大家都很马虎,走进去啦,做歌星,你不是哑的,你就可以去当歌星呀,是否是太马虎了呢。
黎小田:现在因为有电脑,总之会唱两句就可以了。现在录音里面,有个叫做auto turn,哪怕你咬音不准,它都可以帮你把音调准,你不合拍子,它有功能把你的拍子适当搬后一点,这些都行,现在电脑是什么都可以的了。
angel:就是有电脑就什么都可以了。
黎小田:是的,什么都可以。所以有些歌手觉得只要入录音室唱到就可以了。所以我常常觉得歌手要唱到live才算可以。
郑国江:我有一个访问的节目,他们叫我比较一下,我说这是因为两个工作的环境完全不同,以前的歌手他要唱夜总会,不断地去磨练他的唱功、他的歌唱技巧,所以他唱现场是很容易的事。
angel:Anita一晚唱几场啊。
郑国江:但现在的歌手呢,比较少这一种磨练,我们如果想对他们有要求的话,可能是太hush了。
曾航生:所以现在有些同行都是这样说,以前我们就叫歌手,觉得唱歌最重要,现在我们很多时候被人统称为艺人,你可以去拍广告,拍戏,做代言,唱歌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环节。
angel:我都觉得我们应该回归比较认真的训练,不要给借口自己。
黎小田:不是的,现在根本没有人买唱片的,现在都是download的。
angel:没有那么好听的,还是有人会买的。真的有些歌,很老实,为什么觉得听来听去,还是很多的旧歌,曾生他出碟,翻唱旧歌,其实大家也很喜欢的。
黎小田:其实有一样事情很简单,中文歌,是以旋律为重,这个旋律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有好听的旋律,也要有起承转接的歌词,现在没有起承转接的了,正因为有这两样东西,才结合编曲,再结合唱功,再结合混音等等,出来才是一首歌。
郑国江:你想想,张国荣(红)出来之前,熬了多少年。
黎小田:罗文熬了多少年,梅艳芳熬了多少年。
郑国江:就是咯。
黎小田:现在这些人根本就不用熬,现在去某个电视台,它收10个歌星的,10个歌星在化妆间,你估计里面有多少人,有70人,一个歌星可能带4、5个人,梳头、化妆、服装。
angel:assistants。
黎小田:要有这么多人的。
angel:这些人都插手过来。
黎小田:不是说他们都强加插手,都是要生活的。现在这些化妆也很贵的。
郑国江:所以以前那些歌手,梅艳芳,在她成名之前,她有多少舞台的经验呀,像罗文那样,他在唱广东歌之前,他唱了很久的英文歌,走埠、登台,他的磨练是非常之足够的,技巧修围,是足够去应付任何的歌曲的。
angel:所以我说,一个artist的诞生,幕后的栽培是很重要,大家不能太把artist当商品,给一些机会他们熬,现在已经是很短视的,一只碟不行,已经cut掉了,game over,所以其实有机会熬是幸福的,也希望在位的人们,给些机会他们熬。
黎小田:现在这些80后、90后,不愿意熬的呀。一出来就可以买楼了。
angel:那要教育他们呀。我们那个年代,我们做dj,我们一出道的时候,也不是做黄金时段的,无人说你立即可以做黄金时段的。
黎小田:你省省吧。无人会听我们讲的,因为他们也不会明白。他们只会话你们out了,
郑国江:还有,我们可以在那些歌曲的歌词品类里面,也可以找到些答案的。我们那个年代,因为大家都是熬出来的,所以很多励志歌,但是现在都不用熬,对励志歌就无兴趣了,已经觉得无必要了。所以时代曲,是因应时代而产生的。现在是享受的年代。
黎小田:你填词就要填多些这些了。
郑国江:陀飞轮咯,玩古董表咯。所以现在我们的要求不同了,我们以前要浅白,要易明,现在要高深。
黎小田:因为他自己唱也不明白的。
angel:要多元化,我想郑SIR的意思是,给多些读者(选择)。比如说我们多媒体那样,让他们选择,浅白的有,高深的有。然而我觉得,好的作品,现在人人还在唱Beatles的‘yesterday’的。就算我们现在去卡拉ok,那些‘谁令你心痴’,‘A Woman Fall In Love’这些都在不停地唱。
曾航生:这里我又补充一点,因为是我唱歌,有时也会去做些学校歌唱比赛的评判。
angel:评判。
曾航生:的而且确,很多年轻人都会唱新歌,但仍会有很多选择,他们真是会选择些旧的经典歌,或者一些好听的励志歌,都是有的,其实这个比例我觉得有6:4左右,大约有6首是新一点的,始终他们的年代有这些歌,4成左右他们会唱一些好好听的经典歌或励志歌。
黎小田:做评判,我有个经验,他们9成是唱国语歌的。
郑国江:是啊,是啊。
angel:我听到你这样说,觉得很可悲呀。
曾航生:不是啊,国语也是中文。
黎小田:国语好听些,国语也容易填词些。
angel:我也做过歌唱比赛评判。梅艳芳、张国荣、谭咏伦,有段时期陈慧娴最利害的时期,比如说10个入决赛,起码有3、4个唱陈慧娴的,‘傻女’‘夜机’‘千千阙歌’这些全部是陈慧娴的。所以为什么现在全部变了唱台湾国语歌呢,我们现在香港乐坛是否应该反省一下不应该再‘耍(马虎的态度)’,因为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爱这个土地的。
黎小田:其实也不是‘耍’的,因为是无办法谋生活。
曾航生:卖不够数。
黎小田:现在做一张唱片,做12只歌,完全做新歌,成本起码要60、70万。加上100万的宣传,100万是翻一下就无了(指日报),周刊还好些,还可以看上一周,报纸才一天。再加上拍摄,差不多200万,加上制作费、拍照,花200万,你说要卖多少张才能回本,是无法回本,所以这些歌星每每一拿出来就4-6只歌,(把唱片递出)我的卡片,经理人就给他们接show,接广告,做代言人这些。是目的不同了。
angel:又不用太灰心的,因为现在是与时并进,现在如果你想做宣传,你懂得利用互联网做平台作宣传,其实费用可以低很多的。
黎小田:现在不用录唱片的,基本上你作好一只歌,摆上网,已经是单曲时代,现在是一个单曲时代。那些人钟意就可以听很多次。
曾航生:然后hit了,又可以开演唱会,
angel:一会儿我们回来,可以谈谈,郑sir将开一个以他名义的音乐会,在现在这种情形下,这种live歌集,我们也是希望继续有唱片可出的。在这个时候,我们千万别走开,继续留在我们优质生活台,一会回来,我们下半部分,‘美丽回忆张国荣’继续会和黎小田先生,郑sir郑国江先生和曾航生,去聊一下乐坛的点点滴滴,以及他们的近况,还有我们回忆里面最美丽的张国荣。一会见。


angel:欢迎来到优质生活台,在今期安琪会客室,因为四月份,大家都会记得,在03年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回到家看到一段新闻,当时真是很震撼,完全不懂得回应,就说‘leslie张国荣,由高处堕下……’大家都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转眼过了8年了,原来好的音乐是历久常新的,而我们的朋友的友谊也是可以千古不变的。而今天在我们录影厂内,包括了有郑国江,黎小田,还有曾航生,大家对音乐都是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们都是爱音乐的人。记得,我们做dj的时候,虽然说是有play list,但是还是可以自由选歌,为什么会喜欢张国荣呢。
黎小田:你可以自由选歌的吗?你是在商台还是港台?
angel:我是由港台出身,然后在商台是80做至89,然后再做新城。
黎小田:商台不是有play list吗,有10多只歌,要你们一定要播的嘛?因为买了广告的嘛。
angel:不是,广告那些叫做domination,那些叫特约时间,但整个节目不是全部都是特约的嘛,还有我有段时间做黄昏节目,叫做飞越黄昏,专播很多relax或者很romantic的那些歌,那些时候真的播了很多张国荣的慢歌。一些是您阁下写的歌呀。
黎小田:其实黄昏应该播些box over的歌,晚些睡觉前,才播些慢歌。
angel:但因为我们节目时间长,小田哥,有时做3个钟,有时做4个钟,什么类型的歌都会有。
郑国江:由黄昏做到夜晚。
angel:是啊。连续几个钟头。所以我记得那时候,那个年代,歌星和dj的关系是很密切的,我们会做很好的朋友,商台那时候有个餐厅的,有些朋友会定期到访的,dilly、叶德娴,有张照片她把我的面都咀得凹了,当时好像是生日还有个小旦糕。还有就是leslie了,leslie同我们6 pair半的成员都很friend,sucies,阿苏啦。
黎小田:打麻将咯。
angel:是了,我记得那时候,大约是后期一点了,出了summer romance的时候,那时候碟还未出街的,他拿了个封套进来电台找我们,在餐厅,他招呼我们过去,铺开张唱片,劈头就问我‘喂,靓不靓仔呀’,他最关注就是这一点。‘喂,我靓不靓仔呀’但是大家不用考虑其他的事情,你只是需要答他,‘靓仔’。
郑国江:有一次,在车上,他说,‘郑国江,我给张相你看,好靓仔。’
angel:是啊,是好靓仔。
郑国江:情深款款地看着你。
黎小田:多数做艺术的人,好多时都有少少自恋狂的。一定要觉得自己是靓仔。这样才能出去present给外人看。
郑国江:要很自信。
黎小田:其实他是好靓仔。
曾航生:你自己都不欣赏自己,别人怎样欣赏你呢。
黎小田:一定要自己欣赏自己。
angel:不欣赏的那些,就不会红了。
黎小田:都不是的,有很多自恋狂的,比如说fashion designer,很多歌手,很多明星,都是有这种自恋的感觉。这讲得比较难听是自恋,实际上是一种欣赏自己。如果你自己不欣赏自己,怎让观众钟意你呢。
曾航生:始终来讲,作为艺人或fashion designer,我想他们追求完美的心是很强烈的。包括你自己做音乐做得这么好,你会要求包括自己外形、形象设计也要配合上,这样才能成就一张很完美的唱片。
黎小田:比如说,弹吉他录音,很多人都能弹的,为什么我们要找最好的那个呢?
曾航生:最完美。
黎小田:弹rock,joey那些也弹得很好,比如说弹慢歌或boxover,慢一些的,就会找kenny leong他弹慢歌好一些的。反正都是要给这么多钱的了,我当然是找个适合的。比如说我要找励志歌,我一定找郑sir的,写些古惑一些的,我会找黎彼得,或者林振强。
angel:有个风格。
黎小田:是啊。有个风格在里面。
郑国江:标签化了。
黎小田:是的,标签化了,当然他也可以写得很顽皮很跳跃的东西,但是我们一想起这歌的要求,我们就会(反射)地想起林振强或其他人写这种感觉。
angel:我觉得,我们今天讲leslie美丽回忆,他贪靓,我讲真心说话,他真系靓仔,他真系靓仔。
黎小田:他是皮肤黑了些许。
angel:但是男仔ok的呀。
曾航生:男仔ok的呀,健康肤色。
angel:古天乐现在更黑啦。他白的时候才不行呀,黑是靓仔的,而且leslie是LEADING THE TREND的,我最记得后来及至电影,他摆了很多心血在里面,我是简直能feel到他工作的那份斗心,我到现在做了dj这么多年,我仍然很难找到有这么一个人的斗心是劲过张国荣的。阿梅不是这种的,但leslie会问‘我靓不靓仔。’我记得他《胭脂扣》,一拿电影金像奖的提名,他那时的助手叫伟仔,立即打电话给我,‘喂,提名了。’
黎小田:拿不到哦。
angel:是提名的时候,未有结果的时候。他已经很雀跃,‘你快点和他倾吧。’现在才爆出来,那时候录音室是长开的,所以那时候有些信说我是否偏心张国荣。我不是偏心张国荣,只不过我觉得这样的艺人,是否应该给予多些支持给他呢?有些时候,亲疏有别也不能说是完全错的,是否人人是这样也未必,那时候在电话里面讲,他已经很兴奋《胭脂扣》能够拿提名,一直到《霸王别姬》,他每一个角色。唱,唱得那么好,不同的语言,比如说国语,京腔,他的外国读书,英文啦,变成这样去看一个艺人。有些艺人,michael你也知道啦,唱不了英文歌的,腔调不行就是不行,难不成叫小凤姐唱‘hotel california’吗。
曾航生:那味道。
angel:是不行的嘛。但leslie真是样样都掂,所以我觉得一个这么好的艺人,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其实都是我们很大一个伤口。到现在都不能想像的。很完美。郑sir,你和他合作,留在你心目中最靓的那个moment是什么。
郑国江:我们很少时间接触的。
黎小田:他是比较少。比如我们做production的,就为他选了首歌,或者写了首歌,sent给填词的,填词回来也是给我们看的,他拿到歌词看了,觉得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他有时有些不是很合适的idea,我看过,觉得可以了,他不信,我就说你自己搭VENT仔上去(找填词)。
郑国江:很少的。
黎小田:比较少。他们接触就比较少,我们做监制的就多,因为我们常常在录音室,由头至尾。
angel:讲起录音室,我很想知道,有个惯例,我不知道有没有哦,michael,一定要食宵夜的,其实张国荣有无一些录音室的怪的习惯呢。
黎小田:不是一定会食宵夜的,看时间的,比如我们通常早上10点,先录音乐,他们就book时间至下午才来,录至7-8点。
郑国江:我猜你所说的食宵夜,可能是以前那些夜总会歌星。他们唱完夜总会,收工,带上宵夜过来和工作人员一起食。我们那时候,小凤,她唱完都快1点多了,她就带上宵夜过来大家一起食。
黎小田:录音室没有这么晚的。我们没有做至这么晚的。
郑国江:emi那时候也有的。
黎小田:emi有些时候有,是为了要迁就歌手。迁就歌手晚一点。
angel:emi有的。我和钟保罗曾经合唱过beatles的‘mendy’,可能是我唱得不好,PAUL无问题的,也由6点钟录至4点钟。
郑国江:后来有无出到的?
angel:有。
黎小田:你们没有beatles的right,你怎可以出呢。
angel:没,后来没有出的,‘六啤半’歌碟,我不知道emi有没有扔了,有挺多的。
郑国江:那时候,不是emi的,是sony的。它是EMI的录音室制。但唱片是SONY的。
angel:是的,他是属于SONY的。录得很晚了,但最后还是没有出的。所以也挺遗憾。
黎小田:录音室,我觉得最重要是歌手的唱法,是否感觉连贯。那时候我们没有edit的。
曾航生:如果感觉不连贯,听出来很怪的。
郑国江:是完整一首地录的。很少说一段段的,如果中间有些不理想,也是整首由头唱的。
黎小田:情愿mix的时候,再cut掉。这段我要第二次(录)的。
angel:这些真的很professtional。曾航生,讲起‘默默向上游’这一首歌,我们刚才澄清了,是郑国江先生填的词,为什么在云云那么多首张国荣的歌(选这首),因为我和别人唱k,没有人唱过这首歌的。你可否告诉我,为什么要选‘默默向上游’?
曾航生:那我说说吧,其实刚才郑sir和michael都说了leslie非常靓的一面,其实我自己欣赏张国荣。当然,在我读书的时候,我已经看他的戏、听他的歌了,那为什么我会选他的歌呢,为什么我会选‘默默向上游’呢,其实我很欣赏leslie,表面他是向着人笑,看似很开心,但反而我很欣赏他,在心里面,在背后他的一丝的一点的忧郁,收藏在他心里。
angel:这个问题,你要问问黎小田才行了。
曾航生:不,不,这些是我自己的直觉。特别是在我听他的歌的时候,在一些比较伤感的时候,我很有共鸣,反而我可以feel到他的这份感觉。犹其是这首歌,因为我那时候看这套戏,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努力的歌手。如果我没记错,虽然那时候他只是做一个不是很正派的角色,比较像花花公子,不大像一个正路的青年,有点反叛的感觉,那时我就觉得,这首歌和他的角色,有一个很大的对比在里面,所以深深受这首歌(吸引),当然也是因为这首歌的歌词郑老师写得好。touch到我。
郑国江:我也觉得因为张国荣的遭遇令我就写了‘默默向上游’的,因为那时候,张国荣是谭国基旗下的歌星。
黎小田:三个。
郑国江:谭国基有罗文、陈百强、他,还有钟保罗,我帮罗文写了很多好好的歌,‘红棉’、‘好歌献给你’都很受欢迎,和danny更加不用讲了,‘眼泪为你流’、‘偏偏喜欢你’,独独就是没有机会帮张国荣写歌。
黎小田:那时候都未轮到他。
郑国江:到有机会帮张国荣写歌的时候,我就把整个感觉,我把见到他们这三个歌手的那种感觉,他是最迟上位的,所以我就写了‘默默向上游’。其实是我心里面的一份祝福来的。
angel:所以我也奉劝一下看节目的朋友,如果你真是想做这一行,你一定要有斗心,还要衰得,还有EQ要很高,被人骂,被观众批评,不要以为像刚才michael说的,周刊写的那些又有assistant,还有make up artist等众多人去服待你,其实不是的,那些只是刊登出来的images。真是成功的人,如果不是摔得遍体鳞伤,还能站起来,那真是骗你的。我知道郑sir你有你个人名义来开的concert。
黎小田:郑国江作品演唱会。
郑国江:40周年。没有啦,也是刚好适逢其会。
angel:但你的样子看似才40多而已。
郑国江:多谢,多谢,可能是吃得罐头多了。
angel:食罐头多了不好的呀。有防腐剂呀。
郑国江:就是因为有防腐剂嘛,所以保养得这么好。
黎小田:在伊馆呀。
郑国江:是的,在伊馆。
黎小田:伊利莎伯体育馆,有多几场呀。
郑国江:3场。4月8、9、10,预你三场。
黎小田:那你要告诉观众听,有什么歌手会参与。
郑国江:歌手,就是以前和我合作过的很多巨星。但不方便说名字。可以说名字的就是区瑞强,曾路得,叶丽仪,叶振棠,这四位是支持着这演出的。
angel:真的很利害哦,我觉得我们那辈做dj,还有我们的师兄,区瑞强,他算是我们的师兄了,而曾路得就是6pair半的其中一份子。是否我们应该加些油呢,以前的歌星,dj,真是很利害的,很长青的,并且很有份量。
郑国江:并且双叶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在台上了。
黎小田:很经典。
angel:真是classic moment。讲到经典,对香港观众来说,大家就很记得‘辉黄’,其实我们今天也很好,无论是看到这集还是在网上facebook上,当然我是很多谢这么多位出席的朋友,你们两位,黎小田郑国江,排名不分先后,郑国江黎小田,我知道小田兄,他也曾经以他个人名义做过红馆的concert,最好连串来做,如果未来是你两位一起开,20场是无问题。
黎小田:无想过,因为做一场concert,很辛苦的。
郑国江:我与小田合作不多,‘风继续吹’‘似水流年’。
黎小田:都有的,‘一串梦’啦。有10首8首的。
angel:有,我可以帮你编排一下了,我在电台的时候是搞ov的,一些你solo,一些他solo,一些就合作的,两位合起来encore三次,一定掂。
郑国江:我这样说吧,我说公道一些吧,我和小田在现在这个时候开演唱会,都不容易,因为我们合作的歌星,很多已经找不到的了。就算是关正杰在,他也不再出来唱了,关正杰有很多歌是小田写的。
黎小田:上次他也不愿意来,听讲他很肥了。
郑国江:肥也不要紧呀,这不是问题。
angel:像你刚才所说,如果让我们当民意代表,就很希望这个配搭能出现,对观众来说,有些(歌手)是可以找到的。
郑国江:这也是的。
黎小田:你要知道,是有很多幕后功夫的。
angel:我当然知啦。
黎小田:写这么多谱,也写至眼花了。上一次我做,也是我自找的麻烦,我是用了34人的乐队。
郑国江:那也不是的,那你认为是对的。你是一个品质的保证。
angel:当时的资料你没有扔吧。
黎小田:如果要再做,一定要改的。
郑国江:那个时代会变。
黎小田:有不同的arrangement。虽然唱是这样唱,但还要改,要加很多东西在里面。
郑国江:要听出有时代感才行。
angel:如果要改,在我的印象当中,比如我在cr2的时候,播了很多英文歌,其实就很流行找一些artist去cover那位歌星,用来做致敬,elton john他也未死呀,但有很多tribute to elton john的。两位对香港乐坛的贡献是肯定的,因为你们的作品为香港的库房是带来了一定的income的。
黎小田:不要紧呀,我们做呀,叫你老板出钱。
angel:我先把idea抛出来,可能不止一位老板,有很多老板。
黎小田:不要紧,只要你老板愿意backup,要想很容易的。不过我也试过问过,有很多后辈不敢重唱以前的歌。
angel:你一定是没有看其他电视台了。每个礼拜都在唱那些前辈们的歌。
黎小田:因为那些是必要他们唱的嘛。
angel:还不是一样地唱嘛。
黎小田:因为老板说一定要唱。他们自己觉得好听嘛。
郑国江:30年代。
黎小田:他们老板嘛。但实际他们是不敢唱的。很多人不敢唱。
曾航生:唱不出来(那种味道)。
黎小田:唱不出来那种味道。
郑国江:但是李治廷唱‘一片痴’哦。
黎小田:雷颂德再重编过的。中间作了一段在里面的。
angel:是啊,还有人唱呀。
黎小田:是的,雷颂德搞的。
angel:就是啊。
黎小田:他有给版费的。
angel:(缺)老板嘛。还有就是我们的节目播了出去,有很多人会看到,如果两位不一起(搞演唱会),真是浪费了。
黎小田:考虑一下咯。
angel:是的呀,我觉得我们做创意工业,创些新意思出来,就算是曾先生也是的,很多人都说他‘有没有搞错呀’就像刚才所说,已经是单曲年代了,‘还出碟,还有碟出吗,出什么碟呀。’
曾航生:因为这是我最近做了一只‘香港传奇’的唱片,(郑SIR帮SHOW出张碟)多谢郑老师。因为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欢听一些很经典的歌曲,里面有很多(经典),而且这只‘香港传奇’的碟是收录了很多香港传奇歌手,里面的传奇作品,而里面大部分都是励志歌来的,因为我现在自己也是做老师的,教年轻人唱歌、作曲、编曲,我也希望以身作则,做出一只有代表性的唱片,能够代表香港的音乐或歌曲。
angel:大家千万不要误会,我播张国荣的歌的时候,是在商台,播谭咏伦,张国荣,梅艳芳,后来去到mator的时候,我就多数播英文歌,所以我应该是在93年的时候认识你,所以我不是播了你很多歌,大约是一次起两次止,所以我不是太清楚你的碟。现在了解了一下,也觉得挺好。现在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想问问大家,今年,现在才是4月,其实在今年,最大的想法其实是想做些什么,郑sir当然是希望你未来几天的concert是可以大功告成。
郑国江:另外,就是我在一年之前,已经开始写粤剧,写儿童粤剧,因为我觉得小朋友经常都是做(传统剧目),当然‘香夭’‘庵遇’都是很经典的作品,也是很值得小朋友去承传。但我希望他们承传之余,又可以做一些合适他们身份的,和他们的年龄是相符的一些儿童粤剧,所以我在一年之前,就已经着手写儿童粤剧了,现在我已经完成了两个折子戏,一个是‘凤阁恩仇未了情(前传)’,做那两个女主角童年的生活,另外一个是‘木兰花香’,是做花木兰少女时代怎样和村女、村童的生活片段。
黎小田:good。
angel:很利害哦。如果我不是做这集的节目,我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说我们多媒体节目是有贡献的。你做的好的事情,要被别人知道的。
郑国江:我在八和粤剧学院,学了两年的编剧。
angel:我向你致敬呀,郑国江。
郑国江:多谢。
angel:虽然我不懂听粤曲,但我觉得粤剧是很值得推广,因为最近我在另外一些友台,看了林家声的特辑,我是不懂的,它里面介绍:他站在那里,先耍水发,然后单脚转,然后一边转一边唱,是越转越快。我看得目定口呆,一个镜头直落(连续拍摄),不像打武侠片似的剪接那些,让人觉得粤剧是不容易做的。
郑国江:我成立了一个香港粤剧坊,就是培养些小朋友。我不是希望他们做伶人,我只是希望他们对这个艺术多些欣赏,哪怕他们将来不从事,但他们也懂得欣赏这些功架,是需要怎样苦练的;会懂得欣赏原来一个腔是需要这样练才能唱到的。我是希望多些新的人懂得欣赏粤剧,有人欣赏,粤剧才可能延续。否则无论你做得几好,无人欣赏,也是无用的。我就希望培养多些年轻的小观众。
angel:很感人。
黎小田:好野。
angel:好的,那michael,你今年有什么main point呀。
黎小田:我已经在写一个剧本,写了5年了,是一个音乐剧musical。我这个是挺敏感的,这个剧,是用文化大革命做背景,因为我觉得一个当年是一个大时代,里面的爱情故事,包括有四人帮,有舞蹈。因为就算是角色选择也需要很久。还有上山下海,有些艺术家要跪玻璃,有些浩劫,有红卫兵,我来自五湖四海,有红军的大渡河。
郑国江:很壮烈。
曾航生:michael哥,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剧什么时候可以。
黎小田:我都说我写都写了5年了。
郑国江:我倒是做了个和你相反的,我做了个很搞笑的‘梁祝’,是用麦嘉做小生的,一个有须的小生,是有份参与这个粤剧的制作,是整套的。
黎小田:但我这个制作费很贵的。
曾航生:找赞助。
黎小田:当然要找赞助,已经正在找的了。
郑国江:有些眉目的了。
angel:是值得的。我们这集播出,会有很多人来找你的了。
黎小田:不是那样说。
angel:我们会呼吁的了。
黎小田:已经讲了很久的了。
angel:但今天我们可以多渠道去知道多一些,最后还有1分半钟的时间,交给曾生。
曾航生:因为我之前做了‘香港传奇’第一集。
郑国江:立体眼镜。
曾航生:是的,因为我自己也是画面动画的,希望接下来可以把这个立体动画摆在我自己的mv里面。而是借这新的媒体、新的科技带出一些香港好听经典的歌曲。
angel:今天其实我们也听了三位嘉宾的sharing,今天我们是希望在这个moment继续怀念永远存在我们心里面的leslie张国荣。但其实我作为主播,我想带出个理念,好的我们会永远记住,但现在仍在的,我们要更加更加更加支持,这样香港乐坛才可以承先启后。在这里,我们也再次多谢出席我们节目的郑国江先生,他的粤剧(创新)真是很利害,还有michael的musical亦希望可以快点面世,还有航生,阿john很喜欢和你聊聊书经的,有空就上来聊聊天,好不。好的,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9-8-20 22:50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