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切换到宽版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查看: 3150|回复: 3

七年三日全文翻译第一集(Priscilla作品)

[复制链接]

0

主题

10

听众

50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693
荣豆
1198 颗
荣花
7 朵
星币
-6 枚
帖子
87
在线时间
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7-9
最后登录
2011-3-20
发表于 2003-7-17 19:41:29 |显示全部楼层
七年三日

阿猫:张国荣                  月簪:林忆莲

七年三日第一集
John:喂,Amy啊,今天累死没有?
Amy:有一点啦。
John:两只猪B吃饱没有?  
Amy:还好意思说呢。两个饱得把碗弄得到处都是。
John:那你有没有拍下VIDEO等我回去看?
Amy:当然有了!对了,你看完医生了?(替阿猫找的医生)  
John:没有啊!不知道搞什么鬼,没见到人。我在楼下等她。
Amy:她都会迟到?那真的要去买**了。但她没把电话告诉你吗?不像她的作风。  
John:哎,她来了,正在下出租车呢。HONEY,你什么时候都会带给别人好运的。一会在给你打电话。
Amy:帮我问候阿猫。
John:知道了。
宝生:哎呀,SORRY,阿John,公司有部电脑有事,来迟了。
John:不要紧,我们先上去吧。你还拿着这么一大袋东西?让我帮你拿吧。  
宝生:我出了公司才想起这包东西。送给你那对双胞胎。
John:你真是好,这么忙还有这份心思。真是很SWEET。  
宝生:哪比得上你们两公婆SWEET。
John:让我看一下,穿得很漂亮,还带着金器,不少钱呢。  
宝生:今晚是太奶奶生日嘛,全世界都要去吃饭啊。说了全部女人要带上金器。  
John:啊,十足的张爱玲小说一样。  
宝生:是啊,还是上海人。给你试过你就知道烦啦。  
(上电梯)
John:好多人。
John:我这个死党其实认识了十几年。我一直都知道他的EQ是很高的,所以搞成这样真是有点震撼。  
医生:我明白,但是我想多问一件事。你们说他突然地脑子一片空白,跟着重复唱一首歌,还说不止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现象?  
宝生:我亲眼看见的,就在3个星期前那次。再以前那次,就是他无端端带着从商场买了的六袋东西去安老院去看他以前的老工人。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妈后来接到工人打电话来说起,我们才知道的。但是我男朋友怎么都说自己没去过。当初我还以为他故意,没想过他真是记不得了。所以我们都不太清楚究竟他什么时候开始出问题的。  
医生:那这几个星期他还有没有不记得事情?
宝生:没有,很正常,除了无论我们怎么说他都不肯出院。  
医生:那他有没有说自己不舒服?
宝生:没有啊。  
医生:有没有表现出很害怕、不安,又或者整天发噩梦这样的症状?  
宝生:都没有,他只是说住医院很舒服,想多住一阵子。  
医生:你们认识他这么久,有没有发现他对医院有一点特别的兴趣?
John:不觉得,他一直都喜欢安静。但是他现在住的地方已经静得连鬼都害怕的啦!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在医院。你说他是不是逃避?
医生:有这样的可能。但是得先见一见他,谈一下,
John:现在你去哪?用不用先去医院看阿猫,再去酒楼?
宝生:不用了,我怕赶不及。我们一定7点都去酒楼,斟茶给太奶奶和拍照。
John:那不是很好玩?  
宝生:一年多来几次,你就知道是不是好玩了。
John: 真是的,要不是阿Mei今晚要去加班,要我看孩子,我一定跟你去玩一下。
(电话铃声)月川:SORRY,你在哪里?
宝生:我在中环。
月川:  你可不可以去上环帮我接大姐?我们发型师坏得要死,等到现在还没有弄好。还说要等20多分钟。如果我去接她,肯定迟到赶不及的。
宝生:啊!小贞今晚都肯去,是不是真的?  
月川:我真是怕她不够认真,跟我提了700多次要带她一起去。求求你了。  
宝生: 算你好运,我还好在中环,要不我也帮不了你。  
月川:真是多谢你了。
宝生:先别收线,你大姐的地址?
月川:就是上环苏横街127号,电话是……  
宝生:几楼啊
月川:是地铺。  
宝生:地铺
月川:她买了间旧米铺当屋住。 宝生:怎么你大姐这么HIGH?
宝生:你知道苏横街在哪吧
John:谁都知道的。你现在去接的是你什么亲戚?
宝生:异甥女(同父异母的姐姐的孩子)。
John:异甥女?多大了?自己一个人住米铺?
宝生:她小我两年。不过说是说,我们家里的亲戚真的多得连我妈都不认得。前年我有个异甥女生了个BB,我们全部去看她,多无聊。  
John: 你就厉害,不过你家里有没有一个叫贾宝玉的,听你的名好象红楼梦一样。  
宝生:你别这么坏啦!我们跟着族谱排的。我们是宝字,跟着是圆字,然后我记得好象是荔枝的荔字。
John:你在干什么?打电话给阿猫?
宝生:当然,看他现在在做什么?
(电话铃声、阿猫出场)
宝生:你在干嘛?
阿猫:看书呢。喔,对了,你现在试一下,按一下你的人中,很好用的,原来按那里,一会就不痛了。
宝生:你在看什么书啊
阿猫:《穴道研究》。  
宝生:那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阿猫:没事,挺好的。你现在去吃饭啊
宝生:就去了。JOHN带我去接小贞。二姐太了解她的女儿了,怎么也要我去接她。
阿猫:用不用负责她穿什么衣服。
宝生:你还记得啊?
阿猫:当然记得。你说她有次穿了件衣服,印上心、肝、脾、肺、肾,连肠都有的贴身T-SHIRT,去殡仪馆。
宝生:是啊。对了,你吃了没有?  
阿猫:晚点再说吧,又不赶。
宝生:那要不要吃莲子芝麻糊,我明天买给你吃。  
阿猫:不用特意的了,你也有够多事要做,还有,不用来看我,我都没事,同平时没什么分别。哎呀!  
宝生:什么事?  
阿猫:啊,我试了一下脚底的穴位,原来真的很痛。
宝生:拜托你啦,别乱来。
John:宝生啊,你只记得说,到苏横街了。  
宝生:(对John)你等一下。(对阿猫)喂,我们到了,我不跟你说了,我明天再去看你,好不好?
阿猫:好。
宝生:对了,我还会帮你寄钱去交租,我今早去过你的铺子,顺便帮你复了FAX,你想进那些“小王子”要迟两个星期才到,那边要先排小报,赶不到期,真是很离谱。  
阿猫:他?
阿猫:多谢了。
护士:你今晚没有叫餐,是不是又有人带好东西给你吃?
阿猫:不是啊,是我肚子不饿
护士:但是餐厅8点收。
阿猫:随便了,一日不一定要吃三餐的。
John:阿猫。  
阿猫:怎么是你,又是阿宝让你来的 ?
John:不是,是我倒霉。住得这么顺道,你喜欢的卤水豆腐。
阿猫:阿宝叫你买的.
John:是我带宝生去接她异甥女顺便买的。她的异甥女住在上环一间米铺里面,很厉害啊。  
阿猫:阿宝经常都说她这个异甥女是挺奇怪的。  
John:真是的,连只狗都怪过人,是只老虎狗,像个蓝精灵一样爬出来。哇,宝生脸都青了。跟着宝生就出去换衣,赶着7点钟去酒楼斟茶,谁知道她临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不见了钥匙,就在那里瞎找。接得宝生,等她又不是,不等也不行。我们当然帮忙找啦,谁知道突然她坐在地上,不说话了。哎,我都从来没见过宝生这么能忍。她的异甥女又忽然站起来,(学月簪的口气)“哎呀,记起来了,钥匙扔在冰箱里。”  
阿猫:合适你了,八公。说得这么开心,很好看吧?(对护士)姑娘,这间的卤水豆腐很出名的,试一下。  
护士:先谢谢你。不过我要先把活干完了。  
阿猫:你拎一些出去,顺便给别的同事试一下。  
护士:好啊。其实毛先生,你都没事了,你出了院,吃
护士:怪不得,我都说你留在这里一定有你的原因的。真的很好吃,我不妨碍你们了,我先出去……对了,记得告诉餐厅,不然你明天又没有早餐吃。
阿猫:行了。
John:你又胡说些什么呀,够胆说自己写东西?你不如说给人听你不愁又太闲又来找茬。
阿猫:我是找茬,是你们不信吗?那就给你们一个原因让你们舒服点。
John:那你都要想着一点宝生。我听说她这半个月,老板钱太多,什么都要买,地也买,银行也买,货柜码头、WEB,做到她累得要死,谁知道你又失惊无神,都不知道抽了哪条筋,又要说住医院,不知道搞得她有多担心,你知不知道?  
阿猫:我都不明白,你担心什么,我喜欢多住一阵,有什么值得害怕?是不是一定要癌症末期才算正常?她反而就不会害怕?  
John:喂!老老实实说,你们是不是有事?  
阿猫:我想过,我多住一阵子,你们就会以为我被警察封屋,被黑社会追帐。
John:我只是随便猜一下,我不多事了。不过,你们已经七年了,别浪费时间了。特别是那些女人的事。  
阿猫:这些豆腐真的很好吃。
John:是不是真的有事?  阿猫:我就没事,我看她就有事。
John:阿宝?她有什么事?  
阿猫:我在这两个礼拜才知道她有这么多朋友,一会儿说是旧同学,一会儿又说是旧同事,但个个上来都很关心我,就问我的事,其中一个比我还认真,是前几天妇女节目讲心理辅导的。
John:我都说了,她是关心你的。
阿猫:不知道谁关心谁,谁担心谁。前天我睡醒,突然有个阿伯坐在我的床边,在那念经。跟着阿宝就出来,和阿伯说:哎,你认错人了。好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护士帮我换被单的时候,在枕头的下面见到有一个道符。你说怕不怕?她想到做这些事,你说是不是她像有事多过我?  
John:阿猫,你想深点,就知道她有多紧张你了。
阿猫:喂,当两个人在一起,用不用这么紧张?
阿猫独白:人基本上都是发神经的生物。任何一点非一般习惯性的事发生,神经都会跟着一起发。好像我现在这样。……对了,先说我是谁。我叫做毛子伟,认识我的都叫我阿猫。三个星期前,我女朋友开Party的时候,我的脑突然什么都想不到,跟一张白纸似的,后来他们告诉我听,我趴在床边唱“Amercan Pie”这首歌,唱了有半个小时。于是他们送我去医院。但是一来到,我脑子里面的那张白纸已经不见了,我又像平时那样有问有答。搞了一会,医生终于说我当时是一时缺氧,所以出现了短暂的失忆。“一时缺氧”,说真的,我挺喜欢这个解释,有意思,又不伤身,缺一下氧,然后做些平时做不到的事,其实挺好。第二天,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但我真的觉得这间病房睡得很舒服,于是我想多睡两天。就这样,两天、两天,我就睡了三个星期,睡得却不想走。其实我真的觉得很舒服,不想走,但我身边的人就是接受不了。因为他们死都不信,人会喜欢住医院的。于是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开始发神经,尤其是我的女朋友宝生。我已经发现,她开始在拿来给我的食物里面加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材。如果不是这次这样住院,我都不知道原来要人很简单的相信一件事,是这么难的。
护士:阮小姐,怎么样,这个花瓶够不够大?  
宝生:哎呀,这个花瓶最大了?你看我这么一大束花,插不进去啊。  
护士:还有一个大点的,不知是不是别人去了。这样吧,等我问一下,有的话我拿给你。  
宝生:好啊,多谢你。哎呀,姑娘,这里是不是不能讲电话?  
护士:是啊,你从前面的门出去,就可以讲了。  
宝生:谢了。
阿猫独白:不知是这间医院让我好睡呢,还是这阵子我研究穴道太成功,我只是按着书里所说,顺便摁了几个穴道,接着就睡得不醒人事。当我睁开眼时,见到窗帘全打开了,那些阳光好像都  ,我于是眯着眼,想着起床。谁知一动,发觉床尾坐着一个人,是一个头发长长的女人,还把脚放在床上。上半身压着护栏,望着窗户,很舒服的样子。而且她还正在吃我摆在柜子里的苹果。
阿猫:HELLO。
月簪:HI,HELLO。
阿猫:你是……(被打断)  
月簪:你这儿好舒服,可以看到半个香港。怪不得住得都不想走。这里还可以看到我以前的学校,不过呢,他们现在漆了别的漆,我觉得那些颜色很恶心。这些苹果很好吃,为什么摆在那不吃?很浪费的。  
阿猫:我不是很喜欢吃苹果的。  
月簪:那你就把它榨成汁,凡是你不喜欢吃的水果,就将它榨成汁,或者做 ? ,那样的话,你吃了也不觉得什么。我有一个榨汁机,我借给你用?  
阿猫:不用了。我怕洗东西的。  
月簪:你怎么这么懒的啊?不过看你睡觉就像,就这么睡着都不动。  
阿猫:是吗?你来了很久了?  
月簪:大概一会吧。其实很好笑的,我本来想趁机从你手里拿那本书来看,谁知道你睡觉还抓得这么紧,真像被人点了穴一样。
阿猫:有没有这么夸张?你怕弄醒我、吵着我才是真的。  
月簪:你那本书好象挺好看的,有没有看到一些好看的?  
阿猫:没有啊,看了那么久,都没有看到一个穴位是令你满意的。  
月簪:那有没有一个穴位是点了以后可以不打嗝的?  
阿猫:怎么你问得这么古怪?你经常打嗝?  
月簪:不是经常,就是有点古古怪怪的时候才打的。就有一次正在演出,我的拍挡托起我,而且我应该踢腿的,谁知道当他托起?
月簪:很久没有听人叫我的中文名了。  
宝生:你们啊,我敲了这么久的门,都没人理我。
月簪:你的花好靓。你很喜欢做明星的吗?这么一大束花。  
阿猫:是啊,真的这么大一束,摆在哪?  
宝生:不要啦!你是喜欢这些花的,现在不喜欢啦?  
月簪:小姨,他是不知道摆在哪里嘛,不是说不喜欢。
阿猫独白:真是旁观者清。宝生没错,是将那些花插得很漂亮,但是那束花大得像圣诞树一样硬摆在茶几上的时候,整件事就和漂亮不漂亮没关系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宝生会这样,她将她对我的好,越放越大,好像怕其他人看不见一样,我知道她不是特意做给人看,但是我就好害怕,因为我是做不出这些事的人。所以现在耳边的人都说他宠坏我,太迁就我。那就好象干妈太好,好到全世界的人都感动得哭了,而且还觉得:好啊,你这个衰仔,这么不孝顺!哎,但是我没有理由要对女朋友孝顺的嘛,对不对?
宝生:哎呀!我还未介绍呢。阿猫,她不就是月簪了嘛。
阿猫:我已经知道了。宝生:哦?你们自己介绍了吗?
月簪:唔,在街上碰到,随便谈上两句,也不用介绍了嘛。
宝生:就是你才是这样的,
阿猫:我等一会儿要和她去拿PASSPORT(护照),她不见了,要去重新拿过一个。
阿猫:是不是又放在冰箱里了?
月簪:当然没有啦,我已经找过了。
宝生:你连她喜欢把东西摆在冰箱里也知道?为什么?
阿猫:我......我只是猜一下而已。
月簪:你也猜得挺对的。
阿猫:嘻!(笑)
阿猫独白:我本来应该说,是金约翰告诉我的,但是看见宝生那个紧张的样子,又看见月簪那个无所谓的样子。我决定还是不说这么多了。
月簪:唔!住在这里真的挺舒服的。
阿猫:那么你会不会住在这里呢?
月簪;如果我有钱,我不介意的。
阿猫:你真的会?
月簪:我会。

0

主题

10

听众

21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641
荣豆
153 颗
荣花
0 朵
星币
0 枚
帖子
101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6-16
最后登录
2004-9-9
发表于 2003-7-18 08:20:35 |显示全部楼层
林忆莲是给月簪配音的。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没有结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听众

50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693
荣豆
1198 颗
荣花
7 朵
星币
-6 枚
帖子
87
在线时间
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3-7-9
最后登录
2011-3-20
发表于 2003-7-18 16:38:39 |显示全部楼层
SORRY,搞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1

听众

1692

积分

荣家门人

Rank: 3

UID
92927
荣豆
5241 颗
荣花
1414 朵
星币
245 枚
帖子
870
在线时间
37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4-29
最后登录
2018-4-27
发表于 2015-2-9 13:37:55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找到第二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8-4-27 10:33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