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Happy Birthday, Leslie!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切换到宽版
继续怀念、继续爱、继续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查看: 3286|回复: 6

[原创] 我的红色恋人!我的一九九八!

[复制链接]

0

主题

6

听众

99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9901
荣豆
339 颗
荣花
72 朵
星币
1 枚
帖子
11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5
最后登录
2017-3-31
发表于 2007-5-22 07:36:53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size=2>[原创]  我的红色恋人!我的一九九八!</FONT><FONT size=2> <br><br>流浪的榮迷 </FONT><FONT size=2>
<br></FONT>
<p>
<><FONT size=2>2004年1月初稿  2006年7月5日补充</FONT><br><br><br><FONT size=2>当年情之《红色恋人》</FONT><FONT size=2> <br><br>红色靳,</FONT><FONT size=2> <br>飘过来,</FONT><FONT size=2> <br>一帆红船入心海。</FONT><FONT size=2> <br>喊您的名字千千遍,</FONT><FONT size=2> <br>忍又忍不住,</FONT><FONT size=2> <br>喊又喊不出,</FONT><FONT size=2> <br>千千遍呼唤荡胸怀!</FONT><FONT size=2> <br><br><br>伤逝2003愚人节后,我专程上成都寻找哥哥的足迹,哥哥的作品,哥哥的歌影迷组织。我曾两次奔赴金牛宾馆,寻找哥哥当年曾下榻的那栋别墅小楼。三次奔赴《华西都市报》报社,探望哥哥当年倾听热线的地方。从报社的17楼层望下去,街头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忽然变得很遥远、很渺小,让我更加的怀念我的1998。</FONT><FONT size=2> <br><br><br>难忘的1998年。</FONT><FONT size=2> <br><br>当我得知电影《红色恋人》的主角是哥哥时,万分欣喜。我疼爱的蝶衣起义了,美虞姬觉醒了,宋丹平入党了,卓一航造反了,何宝榮参加红军了,哥哥领导中国革命了!哈哈,我又有好戏看了!</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这一次的角色是共产党高层领导“靳”,与那风情万种的虞姬、程蝶衣的形象相比,反差太大了。尽管哥哥之前已成功塑造了英武的宋子杰,硬朗的卓一航,冷傲的欧阳锋,坚毅的许文强等英雄形象,但香港艺人饰演共产党人的创举,真可谓破天荒。哥哥就是爱唱“始终都有第一次”,性感,撩人,让人一听就心儿砰砰跳。华光四溢的哥哥,总能不断地展现他那惊人的才华,赠与我们一个又一个精彩的第一次。当年的我,兴奋极了,渴望早日看到《红色恋人》。我想,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的哥哥饰演的共产党人一定很有新意,哥哥将带给我们又一个惊喜的第一次。我幻想我期待。</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1998年的7月31日,哥哥前往大陆,为《红色恋人》作宣传,第一站是成都。第二站是北京。当年CCTV-1播放了他们对《红色恋人》剧组进行的专访。这个访谈节目,我当时可是很认真的守候了的,我看了首播又看重播,看得心潮澎湃跌荡起伏。</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在CCTV-1演播厅,哥哥身穿黑色西裤,黑色短袖T恤,外套雪白的夹克,浓密的黑发上有几绺发丝飘染成金色,显得格外的榮光焕发。哥哥那天然的高贵、华丽、端庄、典雅、洁白、清爽、儒雅、温良、亲和、婉约,与充满磁性的嗓音,美丽到了极致。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我心中的美好词汇都不足以描绘哥哥的风采。那款款的姿态,那清新的身影,那温情脉脉的双眸,我终生难忘。八年了,这情景仍栩栩如生,宛然在目。</FONT><FONT size=2> <br><br>当年的CCTV-1演播大厅,年轻的女主持坐在左侧,中央就坐的是哥哥,哥哥身旁是梅婷,然后是叶导,陶泽如、张和平。难忘在这个访谈之中多次插播的《红色恋人》那优美又忧伤的主题音乐,同时电视屏幕上呈现“红色恋人”四个鲜红的大字及电影中的一些动人画面。那红色的画面红得仿佛蔓延出了我的电视屏幕,它染红了我的视线,染红了我的思绪,染红了我的心。</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缓慢地谈着《红色恋人》的创作经过和他对靳这个人物的理解,露出动人的微笑。他说靳是一个特别容易理解的人物,靳的感情有一种震撼力。他说秋秋义无反顾地爱着靳,是伟大的爱情。他说《红色恋人》在描绘感情上很出色,让人感动。他说在零下两度拍摄雨里的镜头,非常苦,可是很感动。</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所讲的,听着好贴心。他那略略沙哑的嗓音低沉醇厚,十分的软糯温存,充满磁性充满韵味,太迷人了。</FONT><FONT size=2> <br><br>当年梅婷还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影坛新人,清水芙蓉一般,总是浅浅的微笑。从那时起,我记住了有些羞涩的梅婷与演技不错的陶泽如。在拍摄的过程中,哥哥对梅婷予以了极大的提携。当年的哥哥,早已是国际国内享有盛誉的一代巨星,他十分友善的帮助梅婷进入状态,全力协助叶导完善工作。</FONT><FONT size=2> <br><br>当初叶导的一番话,特别的感动我。他讲到靳奔赴刑场那场戏,天特别冷,哥哥戴的脚镣手铐是真实的,又粗又重。在反复拍摄的过程中,哥哥的脚被沉重的镣铐伤了,流出了鲜血。叶导不忍心,提出要换道具,而哥哥为了电影艺术的真实性,坚持不换。直到把这一场戏拍摄完美为止。于是那镣铐上、镜头前、银幕上,以及我们的荧屏、我们的心中,浸染了哥哥永不褪色的鲜血!</FONT><FONT size=2> <br><br>叶导赞叹哥哥的敬业精神时,雍容华贵的哥哥微笑中带着一丝羞赧。当一个男士真诚的微笑,是很动人的。但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银幕上,很难见到一个男士这样的微笑,那丝羞赧于哥哥是如此的熨帖、自然、真实,方显哥哥的晶莹剔透。习惯上男子不应羞赧,但惟有哥哥例外,一点也不别扭,不仅不失他的阳刚之气,反而倍觉哥哥清新脱俗,自然真诚,让人迷恋不已。</FONT><FONT size=2> <br><br>
<p></FONT>
<p>
<><FONT size=2>哥哥让人迷恋的不仅仅是他美丽的容貌,更因他的真诚善良,他精神世界的高贵优雅,以及他至高无上的艺术境界。早在1993年,通过电影《霸王别姬》,我已被哥哥所震撼。从此视他为心中的骄傲,并感激他赐予我小学时代印象中那幅似懂非懂却又异常深刻的《霸王别姬》画页最完美的诠释。从1993年开始,补看哥哥以前的电影。哥哥电影,我看一部爱一部,他塑造的角色总是与众不同。</FONT><FONT size=2> <br><br>无论是执着追寻的迷茫少年,还是痴情懵懂的落魄书生;</FONT><FONT size=2> <br>无论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还是芳华绝代的京剧名伶;</FONT><FONT size=2> <br>无论是慈悲为怀的正派掌门,还是孤独冷傲的大漠杀手;</FONT><FONT size=2> <br>无论是颠覆风月的郁郁忠良,还是持靓行凶的幽幽浪子,</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酣畅淋漓、入魂入骨的表演,常令我目瞪口呆,惊为天人,叹为观止。</FONT><FONT size=2>
<p></FONT>
<p>
<><br><FONT size=2>燃亮我与哥哥银幕上下千里相逢的,是哥哥电影《霸王别姬》。又以哥歌来形容我的“第一次”。它对于我的重要性自然毋庸置疑。1993年,我的生活正笼罩在一片暮色之中,心灰了人病了,过得很辛苦。人活着,总得要有点精神,不然,凭的什么呢?那一年我特别的需要鼓励,而当时我并不知道,万众齐呼“哥哥”的人,他即将敲开我的心扉,照亮我黯然的心灵,激励我前行的勇气。1993年以前,我从没看过哥哥电影,还没领教过哥哥的道法、哥哥的魔力。说来惭愧,但毕竟是事实。我是凭着我遥远的小学时代那幅难忘的《霸王别姬》画页印象,凭着这个典故去看电影的,不料我因此而喜逢我电影梦中最灿烂的明星。风华绝代的哥哥让我得到的远远比我想象的要美妙的多。不是我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而是哥哥太神奇了,太出人意料了。哥哥舞台下面有那么一二刻恍惚起来的,何止袁某一人也!</FONT><FONT size=2> <br><br>1998年《红色恋人》的问世,再一次于我心中激起千层浪,让我这个不再年轻的榮迷,像追星族似的发烧、大热。对于哥哥的《红色恋人》,我的表现才是最为积极、最为主动的。这首先归功于《红色恋人》的出品公司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当年的大力宣传,才使哥哥电影与我这个痴心观众之间产生了的最好的互动性。</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本是很低调的,像《红色恋人》这样声势浩大的宣传,在大陆绝无仅有。当年《红色恋人》观众见面会全国共有五场,成都一场(8月1日),北京三场(8月2日),上海一场(9月25日)。当时在成都的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红色恋人》出品人张和平先生曾说:“电影《红色恋人》它的第一枪不是北京在打响的,是在成都打响的。所以我希望在成都、在四川带一个特别好的头。”哥哥在大陆最铁杆的北京、上海,始终都是我们羡慕的地方,惟有这一次的观众见面会,让成都得了个先。
<p></FONT>
<p>
<><FONT size=2></FONT></P>
<P><FONT size=2>1998年8月2日,首场《红色恋人》全国首映式,在成都太平洋文艺电影城隆重举行。当年成都首映式的盛况真火爆啊!哥哥的风采、哥迷的疯狂令738个座位的文艺厅爆棚,150元的票价创下历史记录。哥迷踊跃献花,保安怕出意外竭力阻拦,结果前排椅子全被拥跃的人群踩坏,那椅子的架子可是由钢铁做成的啊!当年面对热情的成都哥迷,哥哥曾许愿:“谢谢!明年有机会一定来成都!”</FONT><FONT size=2> <br></FONT><br><FONT size=2>当年《红色恋人》的宣传活动,提供了一个让卸妆后的哥哥展示风采的最好平台,银幕外的哥哥是如此的美丽!他让远离香港、远离他的生活的我们喜出望外、眼花缭乱、心花怒放、思绪狂野、热血沸腾、坐立不安。爱心扑腾一下飞得老高老高,飞上去与哥哥碰撞,然后凝固在蓝天上。不是榮迷谁也说不清,这颗心它为什么飞?它需要什么?</FONT><FONT size=2> <br><br>是爱,是恨,是错过,冥冥中都早注定,真永是真。何为缘?何为福?这就是!</FONT><FONT size=2> <br><br><br>影片《红色恋人》关注的是人性,是个体生命,这是长期以来被大陆革命电影冷落了的。有情有义的《红色恋人》敢于讲述人性与党性间的矛盾与和谐,它挣脱了大陆电影界对共产党人“高大全”刀砍不入的传统描绘模式的束缚,而为它的主人公,一个共产党的领袖人物注入了一份浪漫情怀,一份痛苦的回忆,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如此划时代的突破,必将产生一个焕然一新的共产党人形象。而这位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竟然由我的蝶衣来塑造,颠倒众生的哥哥又要颠覆舞台了,而我是那么的信任他。银幕上的哥哥是如此的美丽!当银幕上的他人戏合一,当银幕下的我人戏不分,所谓梦死醉生,所谓“你们杀了我吧!”大概就是这个意思。</FONT><FONT size=2> <br><br>《红色恋人》宛如一杯醇郁的美酒,仅那飘香,我已陶醉不已。事实证明,它的确是很适合我这类人群观赏的电影。不青春、不靓丽、不风流、不倜傥的靳,在我的心中却是非常非常的美丽,他浑身放射着一种神秘又圣洁的光芒,照亮了我心灵的每一个角落,让我感到生命的庄严、信仰的美好、爱情的神圣。</FONT><FONT size=2> <br><br><br>革命电影虽然伴我一路成长,我却不是个孝顺的孩子,因为我不但不感激它多年的教育,反而早就腻烦了它屏蔽人性的模式。早年像《英雄儿女》那样充满人性的好影片,真是不多见的。所以我总是忘不了好政委、好爸爸王文清,忘不了王芳失去哥哥的伤心泪和在战火中掩护战友的勇气。哥哥王成的英勇牺牲,妹妹王芳的坚强勇敢,都因这真切的眼泪而更显光华。当英雄泪和信仰交融,当个人的心痛和民族的命运交融,我看到了活生生的英雄。我就是渴望有血有肉的真英雄快点杀到,杀得这个僵化的舞台旋转起来!我就是要拜倒在高贵儒雅、情义并重、为信仰而战、视死如归的英雄树下,因为我愿意。</FONT><FONT size=2> <br><br><br>永远忘不了,1998年7月31日,哥哥及《红色恋人》主创人员来到成都,下榻于金牛宾馆。8月1日13:30分,哥哥应邀作客《华西都市报》,接听歌影迷热线。哥哥的行程安排,我通过《华西都市报》早早的就知道了,我兴奋极了。多么想奔赴成都,迎接哥哥的到来,能见到真人哥哥那是多么快乐的事。可惜当年上三班倒的我,8月1日那天上中班,我无法奔赴几百里以外的成都,只能留在家乡守候哥哥热线电话了。我那翘首以待的心哟,恨不得哥哥插上翅膀,快快飞过来。</FONT><FONT size=2> <br>8月1日,记得那天是周末,正巧局长、主任们都不上班。那天我提早了上班的时间,将交接班工作完成后,我便开始发梦了。</FONT><FONT size=2> <br><br>那年,我们科室的工作程序还没有进入微机管理,值班室里只有一台老式的电话交换机, 它是深灰色的,上面连接许多话机门子,每一个门子都是与我的工作密切相关的。通过它们收集各部门的资料,就能掌握自己管辖的所有设备的运行状态是否稳定,从而发出正常的调度指令,让这些设备更加安全经济地运行。工作台上有三个门子是与上级调度部门联系用的,当然都可以打长途咯!</FONT><FONT size=2> <br><br>13:30:热线电话开拨,028—6754952!028—6754952!028—6754952!</FONT><FONT size=2> <br>此时我的头脑开始膨胀,双手开始颤抖,而哥哥热线早已爆满。</FONT><FONT size=2> <br><br>因为热线一直爆满,也因为我工作的性质,更因为我与哥哥的缘分不足,最终导致我与这幸福之光失之交臂,铸成了一个印在我心底深处永远的遗憾。伤逝愚人节后,每一次回眸,每一次都心酸。无论现在的我多么努力,多么殷切,已与事无补,我再也无法与哥哥接通热线了。这是事实,我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已失去了我心中唯一的明星。</FONT><FONT size=2> <br><br>但是,当年我那真切的期望,我那望着眼前同样深灰色的电话交换机发呆的记忆,却永远也挥之不去。曾经,我想见真人哥哥,我想打通哥哥热线,我想听听哥哥的声音,我想对哥哥倾诉我的爱慕之情,我想对哥哥说说平日里我不敢说的悄悄话,我想……
<p></FONT>
<p>
<P><br><FONT size=2>曾经是,2003年伤心愚人节之后更是。</FONT><FONT size=2> <br><br>当年,如果我奔赴成都,在歌影迷见面会上我就会见到哥哥;如果热线一旦打通,哥哥就会紧贴我耳旁。多么亲近的距离,多么亲切的声音,如今都似海市蜃楼一般,遥不可及,转眼即逝。就像哥哥今生最后的一张专辑的名字“一切随风”。落得剩下我们这流浪的榮迷在没有明星的舞台下,痛心疾首、追悔莫及、长吁短叹、内疚不安,因为我们原本可以爱他更多一些的。</FONT><FONT size=2> <br><br><br>永远忘不了,哥哥当年的成都之行,鲜花、掌声、欢呼声汇成了一片热情的海洋,拥戴着我们的哥哥。我从《华西都市报》上看到那幸福的成都榮迷笑得好开心。天热心热哥哥热。在报社,哥哥已脱下那雪白的夹克,里面是黑色短袖T恤衫,黑色西裤。一袭黑衣,清清素素、淡淡泊泊,却分明让人感到他的魅力无限,金光闪耀。</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当年我从《华西都市报》上细心裁剪下来的哥哥照片,有正在倾听热线的,有正在签名的,有环抱双手微笑的,有被榮迷簇拥着的,全是彩色的。另有一张黑白《红色恋人》剧照,雨中的靳与秋秋相拥对望的情景。这幅剧照不同于电影海报那样的全境,而只是他二人相拥的特写,大小如一个音乐卡带。靳默默凝视着秋秋,万般爱意倾泻出来。我一下子就被它吸引住,心中顿时涌出很复杂的感情。对靳,我已产生了敬佩与心疼。他那深切又痛楚的眼神,对我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令我坐立不安,怅然若失。当年望着那剧照的感喟,犹在心头。或许是我太过敏感,凭这一个眼神已捕捉到了电影的精髓,或许是我太仰慕深情的英雄,或许是我疼爱哥哥已太深,透过靳的眼神,我有幸进入了哥哥心灵的殿堂。
<p></FONT>
<p>
<P><br><FONT size=2>或许这就是缘。</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当年我用一张红色的钢琴图片作衬托,上面放上哥哥靓照,哥哥倾听热线的,哥哥拥着秋秋的。然后镶嵌在一个宽23 cm,长28 cm的塑料像框中,恭恭敬敬地将它放在我的床前案头上,成为我的最爱。</FONT><FONT size=2> <br><br><br>回眸往事,心中升起丝丝温馨。生活中的我已路过许多坎坷,但在我心中总是拥有那一片纯净的蓝天。我喜爱优秀的电影,喜爱电影中的一些人物和他们的扮演者。但让我恋恋不舍、心驰神往的惟有哥哥。今生今世我仅有的一次,将艺术家的照片放于案头,而那照片上的他,正是我们的哥哥張國榮。</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哥哥的眼神,用一首老歌来形容,那就是“大海一样的深情”。哥哥在《华西都市报》报社接听热线时的眼神正是如此,我格外的喜爱这张照片,他非常非常的迷人。</FONT><FONT size=2> <br><br>那是一张哥哥的半身像,沙发上面铺着白色的网花沙发巾,后面的墙壁上方,是鲜红的电影宣传海报,海报上“红色恋人”四个大字的下面是哥哥为电影取的英文名“A TIME TO REMEMBER ”,都是鲜红的。哥哥身穿黑色的短袖T恤,浓密的黑发飘染成金色。他坐在沙发上,右手轻握深灰色的电话筒,手腕上戴着银色手镯,他的肌肤和那手镯都泛着光呢。</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的神态十分的端庄、仁慈、安详,面部轮廓十分的柔和,双眸脉脉含情。他正在倾听热线,那深情的目光凝望着前方,那样的专注,那样的深情…… </FONT><FONT size=2> <br><br>常言说得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哥哥深情专注的眼神告诉我们,他把歌影迷作为交心的朋友,他是在以心换心。这是一般明星不敢与哥哥比肩的。作秀与真心岂可鱼目混珠。虽然科技发达了,什么都可以包装,什么都可以合成,并让他们闪亮登场,但惟有眼神例外。表演的与天然的,无论如何总是有区别。因为台下同样生活着真心人,他们无处不在。因为早年对哥哥的认识,因为哥哥深情的眼神告诉我们,他这个人,他这颗心,是最清澈的,是天下最真诚善良美丽的!</FONT><FONT size=2> <br><br>记得当年看报道,哥哥在成都,被热情的人群簇拥着,其间有人划伤了哥哥的手。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哥哥露出了茫然的神情。一时间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受到伤害,虽不明白,他却不动气,更不追究,倒叫数百里之外的我愤愤不平,我也不理解为何有人要伤害哥哥,我一直憎恨着这个人。2003年4月2日《华西都市报》有一篇记者的回忆,谈到当年哥哥被划伤的事,是由一名当时想得到哥哥签名的歌迷,焦急中不小心伤了哥哥的。而在我的记忆中伤哥哥的不是歌迷,难道是我记错了?或许是因为当时太过愤怒让我否定了歌迷二字?我可是没有想通的。因为在当年,我很气愤,我曾对我的好朋友讲过此事。我对她说,这个划伤他的人品德不好,心肠极坏。因此,在我的心中,并没有歌迷的印象,我一直都鄙视和憎恨着这伤害哥哥之人。</FONT><FONT size=2> <br><br>其实面对伤害,第一时间面露愠色,是普通人的本能反映,不少艺人遇上此类问题,就立刻发怒。当然这种反映本无可非议,这是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但有的事情发生在哥哥的身上,则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当年被划伤后的哥哥没有生气,如此的大家风范表现了哥哥那超越常人的善良。哥哥突然受伤,他没被激怒,反而茫然,纯洁得像个孩子,直教人心疼。当年我从这些细节中解读着哥哥与众不同的高风亮节,哥哥的仁慈善良宽容非同寻常。我是一个很挑剔的人,我之所以仰慕哥哥,必然有我仰慕他的许多理由。</FONT><FONT size=2> <br><br><br>我生长在一个小县城,年幼时的记忆是看露天电影。后来,县剧院撤消了,艺人们遭遇改行,剧院原址改放电影。直到1978年,剧院恢复,之后县上才修建了正式的也是唯一的电影院(1978年开始修建,1981年才竣工)。对于一个县城来说,这个影院还是比较大的,能容纳1060位观众。我的蝶衣,我的红色恋人,都是在这儿与我相逢的。</FONT><FONT size=2> <br><br>2005年,哥哥电影遗作《异度空间》在内地尘封三年后终获解禁。在哥哥逝世两周年的忌辰,正式在内地公映该片。当我得知这消息,立刻联想到《红色恋人》,我想重温当年的举动,再一次催促电影院调拷贝。这一次我要亲自上门进行,可现实令我大吃一惊,我的家乡电影院已于2003年拆毁了。为什么是同一岁月?为什么?这样的巧合让我不寒而栗,我心底的苍凉再次涌上咽喉。我的哥哥走了,我的电影走了,我的家乡电影院也该走了,而它竟然就拆毁于2003年!</FONT><FONT size=2> <br><br>如今,原电影院的原址上是商场连商场,旁边还新建了一个名为“家家乐”的超市。这个边城的民众从此不看电影,专心致志地看盗版光盘。不应该说这是历史的倒退吧?与时俱进才恰如其分。整个社会的商业化,加之艺术电影业的衰竭,加之盗版业的猖獗,加之这个远离繁华又失去质朴的边城的狭小和狭隘,以至于我的家乡连唯一的电影院也保不住。小城的人们是否为此家家乐、人人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因为2003的一切,我不快乐。</FONT><FONT size=2> <br><br>随着伤逝二00三那落泪黄昏里的纵身一跃,我家乡的电影院也坍塌了。我与哥哥重逢的美梦,永永远远的离我而去了……</FONT><FONT size=2> <br><br><br>当我不能够再拥有,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FONT><FONT size=2> <br><br>永远忘不了,1998年的8月,我多次打电话催促家乡小城电影院,向他们强力推荐电影《红色恋人》。请他们一定要调拷贝,并且一定要打广告,免我失之交臂。电话一直催促到拷贝调来为止。</FONT><FONT size=2> <br><br>首映的当晚,我轻装上阵,早早的就来到电影院,满怀殷切的期望,等待我的“红色恋人”的光临。我没有选择中央,而是选择了较侧面一点的位置,面对银幕而言,我的座位是属于靠右边的方位,大约6、7排的位置。慢慢的,观众纷纷进场,我前面坐满了人,是否全场暴满,我真没留意,因为电影开始了。</FONT><FONT size=2> <br><br>1小时36分钟,烈火焚烧荒原,然后春风沐浴心田。</FONT><FONT size=2> <br>如凤凰涅槃,他升华了!
<p></FONT>
<p>
<P><FONT size=2>舞着长长的红绸,他又回来了!</FONT><FONT size=2> <br><br>望着我的英雄,在漫天的红色中舞蹈,他如花般地灿烂着、灿烂着,我笑了。我笑这胜利属于他;我笑一种被融入历史情感之中的浪漫;我笑他以自己的忠诚,把自己写在了这红色的历史中。我笑得骄傲,笑得坦然,笑得心痛,笑得眼中带泪。</FONT><FONT size=2> <br><br>作为哥哥的迷,我一直都是很幸福的,同时也是苦涩的。电影《红色恋人》让我仰慕,让我振奋,同时,让我心疼,让我流泪。当年那含泪的眼,那微震着的手,那沉甸甸的心情,那扶摇直上的思绪啊!</FONT><FONT size=2> <br><br>银幕已打上白光,而殷红的镣铐却一直在空中飞舞。已站立起来的我,双腿如注千斤,我没有心思回家。电影是连二场,于是我与哥哥电影《红色恋人》的故事,便开始了轮回……</FONT><FONT size=2> <br><br>哥哥没有辜负我们的厚望,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优秀。靳的形象是那样的震撼人心,至诚至真,分外鲜明。更因浸染靳脚上那镣铐上的鲜血,源于我们哥哥的身体!《红色恋人》让我更加疼爱哥哥了。</FONT><FONT size=2> <br><br>《红色恋人》是一部很新颖、真实、感人、庄严、沉重、伤感的电影,故事情节真实可信,人物形象鲜活饱满,语言对白简练精湛,主题音乐扣人心弦,画面色彩简洁凝重,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上佳文艺片。</FONT><FONT size=2> <br><br>我爱《红色恋人》,我爱靳。</FONT><FONT size=2> <br><br><br>1998年,我家乡的北街有一个电器商店,经销电视机音响影碟机之类商品,老板姓得巧,弓长張。当时我的家乡没有《红色恋人》的光盘卖,于是我对张老板承诺:“只要你帮我买到《红色恋人》VCD碟,我就一定买你的影碟机。”价格都谈好了,老板向我推荐的一种新型的影碟机,先科牌CVD,1800元。可等啊等啊,就是等不到我的《红色恋人》,我也就存心不买他的影碟机。直到2003年5月23日,才为哥哥买了影碟机,金正DVD–N777型的,价格950元。随机赠送我的第一次哥哥电影,《霸王别姬》DVD一张,可惜是盗版。影碟机价格跌为原来的一半,我心也跌为原来的一半了,“那楼很高……”</FONT><FONT size=2> <br><br>从惊闻噩耗的那一刻起,我忽然明白,当那飞舞着的带血镣铐砸向阴霾天空的一瞬间,我已被它牢牢地铐住了,直到永远。</FONT><FONT size=2> <br><br><br>今年4.1是哥哥逝世三周年纪念日,四川榮迷会在这一天再次宣布成立。【在此我必须说明一点:其实“張國榮四川歌影迷会”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已经成在的了,当时取名为《为你钟情》。不仅有支持哥哥的活动,并且在成都还设置了会址、还出刊物。真是铁杆榮迷朋友,令人尊敬!2003年4月5日《張國榮四川歌影迷会》再次正式成立!请看这个链接:<a href="http://bbs.leslie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6&amp;ID=1207&amp;page=9" target="_blank" >http://bbs.leslie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6&amp;ID=1207&amp;page=9</A>
<p></FONT>
<p>
<P><FONT size=2>相信这铁杆榮迷其中的一些朋友,一定有幸亲眼见过哥哥的。我是多么的羡慕和感激他们,因为他们早已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哥哥的爱。他们当年在电影《红色恋人》首映现场热情地支持了哥哥。2003年,他们自愿捐款,在成都文殊院中为哥哥设置灵位,为我们的哥哥在成都安了一个宁静的家,为四川榮迷朋友设置了一个向哥哥倾诉思念,寄托哀思,祝福祈祷的地方。那正是我找到榮迷组织、找到榮迷朋友的地方!我因为不懂上网,网络上有关哥哥的一切信息我是从来都不知道的。1993至2003年,在这爱上哥哥十年的岁月中,我只是一个没有组织的超龄榮迷。2003,我的伤逝岁月,苦苦寻找的我,找不到哥哥,找不到榮迷会。那是多么惨痛、绝望、悲哀、黑暗、孤独的日子!】
<p></FONT>
<p>
<P><FONT size=2>
<p></FONT>
<p>
<P><FONT size=2>今年4.1是哥哥逝世三周年纪念日,四川榮迷会在这一天再次宣布成立。为纪念哥哥,榮迷会与成都晚报、新城市电影城联手举办了《張國榮电影周》活动,于3月27日开始播放哥哥电影。3月31日晚上19:00播放的是《红色恋人》,我专程赶往成都,我专门买了9排12号的电影票,与哥哥重逢。</FONT><FONT size=2> <br><br>4月1日的深夜,在成都花园影城观看哥哥的通宵电影。当我的红色恋人讲道:“那楼很高,她在空中坠落的时间很长……”我再次咀嚼了痛失我爱的苦果。</FONT><FONT size=2> <br><br>我想弥补当年那只有哥哥没有我的见面会带给我的遗憾;我想倾听哥哥的“我要告诉你们,此刻,正有一群顽强的战士,在不屈不挠地坚持着他们自己的信念,他们的理想,他们的主义,他们的名字叫:红军!”;我想大声呐喊“太阳出来了……”!</FONT><FONT size=2> <br><br><br>作为一个时代的印记,哥哥电影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让我永远记住了我平凡岁月中不平凡的九十年代。</FONT><FONT size=2> <br><br>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毕恭毕敬的将心中仰慕的艺术家的照片放于一睁开眼睛就能相见的案头上,那是我们哥哥的身影;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执着地打电话催促电影院调拷贝,以至我的家乡小县城能及早的放映《红色恋人》,首映当晚我一口气看了连二场。并从此坚守CCTV-6中《红色恋人》的播放阵地,风雨不改,那正是我们哥哥的电影。因为这个唯一,让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可否作为今生今世报答哥哥張國榮赐予我的恩泽而献上的一朵爱的小花呢?</FONT><FONT size=2> <br><br><br>难忘我的《红色恋人》!难忘我的一九九八!难忘我的英雄!难忘我寂寞心灵的朋友!难忘我的哥哥!遥望当年情,我强烈的渴望,哥哥完美的演绎,汇成了一涓永远流淌于我心田的清泉。那幸福的时光,无论什么时候回眸,记忆都是那么的鲜活,宛如初恋,宛如世界东方那第一缕晨光!</FONT><FONT size=2> <br><br><br>最爱的哥哥,我心中永不坍塌的电影院!</FONT><FONT size=2> <br><br>红色靳,</FONT><FONT size=2> <br>飘过来,</FONT><FONT size=2> <br>一帆红船入心海。</FONT><FONT size=2> <br>喊您的名字千千遍,</FONT><FONT size=2> <br>忍又忍不住,</FONT><FONT size=2> <br>喊又喊不出。</FONT><FONT size=2> <br>千千遍呼唤荡胸怀!
<p></FONT>
<p>
<P><FONT size=2></FONT></P>
﹡紅色靳,飄過來,一帆紅船入心海。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千千遍呼喚蕩胸懷!

0

主题

6

听众

99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9901
荣豆
339 颗
荣花
72 朵
星币
1 枚
帖子
11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5
最后登录
2017-3-31
发表于 2007-5-22 07:59:24 |显示全部楼层
< 150%?><FONT size=2>1998年《红色恋人》全国首映式第一站成都——哥哥日程表 <br><br>流浪的榮迷 <br><br><br>7月31日: <br><br>哥哥身着蓝色休闲衬衫。 <br>哥哥乘坐中国西南航空公司B737机型,SZ402 航班于晚上19:00 从香港机场起飞,21:20分抵达成都双流机场。哥哥、叶大鹰等人立刻被众媒体和热情的歌影迷包围了。哥哥说:“第一次来成都,对这座城市不太了解,但非常高兴见到这么多热情的歌迷。今后很希望经常到内地来拍片。”之后在保护下挤出重围,乘坐一辆賓士600 驶向成都。 <br>晚上22点多到达金牛宾馆。到达金牛宾馆后,已疲惫的哥哥只接受了短时间的媒体见面,其中有《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 <br><br><br>8月1日: <br><br>哥哥身穿黑色西裤,黑色短袖T恤,外套雪白夹克。 <br>清晨,重庆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何影彬在这次见面活动的负责人高军的帮助下,于哥哥下榻处见到了哥哥,并得到哥哥为《重庆晨报》签名:“重庆晨报读者:祝好!張國榮”。何影彬有幸与哥哥合影。 <br>9:50分在金牛宾馆举行了《红色恋人》剧组与记者见面会,时间40分钟。 <br>见面会结束后,意犹未尽的众记者还继续尾随剧组一行来到下榻处进行跟踪采访。 <br>下午1:30,哥哥光临四川日报社大楼17层1713房,接听《华西都市报》四川歌影迷热线电话,时间1小时。热线电话号码是:028—6754952,028—6758900-1713。并为记者吴德玉以及歌影迷签名留念。 <br>之后在成都太平洋文艺电影城举行时间为40分钟的《红色恋人》首映式。结束后,哥哥与的剧组一行于下午4:50乘国航离开成都,直飞北京,参加第二场首映式。 <br><br><br>关于8月2日晚成都经济电视台,由冯乔夏佳主持的30分钟的“潮流—聊天33—特别节目:《红色恋人》歌影迷成都观众见面会”,见面会的地点是在成都经济电视台演播厅。但是,见面会是在什么时间进行的,因当年我不在现场,我不明白。 <br><br>在该节目上主持人和哥哥都说了“今天晚上”这句话,但7月31日哥哥抵达成都金牛宾馆已是10点多了,哥哥已疲惫了,没有正式接受媒体的采访。在潮流特别节目上哥哥的着装也是8月1日的,而8月1日晚上,哥哥已经离开了成都,人已在北京了,所以不可能是8月1日晚上。那么见面会就是8月1日白天进行的。而节目上所说的“今天晚上”是按电视台的要求,在事前有意安排好的,见面会被电视台安排在8月2日晚上播出。也就是说,见面会不是在晚上,更不是直播。 <br><br>根据哥哥的日程,这个见面会应该在以下两个时刻:</FONT></P>
< 150%?><FONT size=2>(一) 8月1日金牛宾馆《红色恋人》剧组与记者见面会结束之后(10:30至12:00)。极有可能在这个时段。12:00至12:30,辛苦的哥哥该吃午饭了。难道只给哥哥半小时吃饭时间?家常饭? <br><br>(二)《华西都市报》哥哥热线之前(12:30至13:30)。饭后该不该让哥哥稍稍休息一下呢?大热的天大热的工作。但愿不是这个时段。<br><br>除了上面的两个时间,哥哥就不空了,除非分身法</FONT></P>
< 0pt? 0cm><FONT size=2></FONT><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 size=2></FONT></P></FONT>
<><FONT size=2></FONT></P>
﹡紅色靳,飄過來,一帆紅船入心海。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千千遍呼喚蕩胸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听众

99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9901
荣豆
339 颗
荣花
72 朵
星币
1 枚
帖子
11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5
最后登录
2017-3-31
发表于 2007-5-22 08:18:30 |显示全部楼层
< 0pt? 0cm><FONT size=2>以下是我珍藏的《华西都市报》哥哥照片 <br><br></FONT>
<>
< 0pt? 0cm><FONT size=2>
<></FONT>
<>
<P 0pt? 0cm><FONT size=2>哥哥作客《华西都市报》<br></FONT><FONT size=2><br></FONT><FONT size=2>哥哥在《华西都市报》签名 <br>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我心爱的热线电话号码! 028-6754952 <br>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深情倾听热线的哥哥<br>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被成都荣迷簇拥着的哥哥</FONT>   <br>
<P 0pt? 0cm>*<br><FONT size=2>下面两张图片来源于2003年4月知识出版社出版的纪念书籍《来自天堂的声音》。 </FONT>
<P 0pt? 0cm><FONT size=2>哥哥在金牛宾馆《红色恋人》剧组与记者见面会上</FONT><FONT size=2> <br>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哥哥在成都太平洋文艺电影城《红色恋人》首映式上 </FONT><FONT size=2></P>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下面是重新刊登在 2005.4.1《华西都市报》上的哥哥照片。</FONT></P>
<P 0pt? 0cm><FONT size=2>我多次向报社恳请,请他们重新刊哥哥大幅照片,终于如愿。</FONT><FONT size=2> <br>感谢《华西都市报》保存这份尊贵的记忆,感谢《华西都市报》当年对哥哥的支持 </FONT></P>
<P 0pt? 0cm><FONT size=2>深情倾听热线的哥哥 <br></P>
<P></FONT>
<P>
<P 0pt? 0cm><FONT size=2>哥哥倾听热线时的深情目光!!!</FONT></P>
<P 0pt? 0cm><FONT size=2>*<br></FONT><FONT size=2>哥哥,永远记得您的热线!永远记得您的目光!</FONT></P>
<P 0pt? 0cm><br></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22 1:00:23编辑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紅色靳,飄過來,一帆紅船入心海。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千千遍呼喚蕩胸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听众

99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9901
荣豆
339 颗
荣花
72 朵
星币
1 枚
帖子
11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5
最后登录
2017-3-31
发表于 2007-5-22 15:32:41 |显示全部楼层
< align=left><br>
< align=left><br>
<><FONT face=宋体>当年情之《红色恋人》</FONT></P>
<><FONT face=宋体>红色靳,</FONT></P>
<><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飘过来,</FONT></P>
<P><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一帆红船入心海。</FONT></P>
<P><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喊您的名字千千遍!</FONT></P>
<P><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忍又忍不住,</FONT></P>
<P><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喊又喊不出,</FONT></P>
<P><FONT face=宋体></FONT><FONT face=宋体>千千遍呼唤荡胸怀!</FONT> <br><br>
<P>
<P><FONT face=宋体>《当年情之〈红色恋人〉》这首小诗,我写于</FONT>2003<FONT face=宋体>年</FONT>5<FONT face=宋体>月</FONT>22<FONT face=宋体>日。“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br>
<P></FONT>
<P>
<P><FONT face=宋体>小诗所描述的情景,正是</FONT>1998<FONT face=宋体>年在家乡小城影院里观看《红色恋人》时,我内心的感受。</FONT>
<P><FONT face=宋体>日记本的右边是另一首怀念哥哥的小诗,名为《没人告诉我》,也写于</FONT>2003<FONT face=宋体>年</FONT>5<FONT face=宋体>月。<br>
<P></FONT>
<P>
<P><FONT face=宋体>因为那时我是个网络盲人,身边又没有榮迷朋友,伤心欲绝的</FONT>2003<FONT face=宋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不幸?为什么撞击我心痛?<br>
<P></FONT>
<P>
<P align=left>可是没人告诉我…… <br>
<P align=left></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23 7:47:32编辑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紅色靳,飄過來,一帆紅船入心海。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千千遍呼喚蕩胸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听众

99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9901
荣豆
339 颗
荣花
72 朵
星币
1 枚
帖子
110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5
最后登录
2017-3-31
发表于 2007-5-22 15:41:34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
<>“已超出了你在论坛每天上传的文件个数10个!”<p></p></P>
<>我才发了9个图片,论坛就不许我发图了,555。</FONT></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22 20:48:52编辑过]

﹡紅色靳,飄過來,一帆紅船入心海。喊您的名字千千遍!忍又忍不住,喊又喊不出,千千遍呼喚蕩胸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听众

140

积分

荣家花匠

Rank: 2Rank: 2

UID
20675
荣豆
70 颗
荣花
0 朵
星币
0 枚
帖子
17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7-6-28
最后登录
2007-7-8
发表于 2007-7-4 00:23:40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P>
<>荣迷,真为你们感到骄傲!!</P>
不信眼泪能令失落的你爱下去 难收的覆水将感情漫漫荡开去 ----命运,就放在桌上,地球仪,正旋动.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可不可按住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

主题

55

听众

5934

积分

星翼会员

哥哥迷

Rank: 6Rank: 6

UID
36093
荣豆
2073 颗
荣花
4783 朵
星币
314 枚
帖子
4673
在线时间
99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2-5-5
最后登录
2017-4-18
发表于 2012-10-23 20:51:46 |显示全部楼层
但愿你不再流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8-1-22 00:31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